任正非達沃斯講話:我的壓力是華為發展太快 賺得太多 鳳凰科技    1月22日下午消息,華為公司創始人任正非今日在達沃斯現場接受了BBC記者的採訪,除了談及公司治理和行業願景外,還談及了自身經歷並回憶創業歷程。在談到美國市場對華為的審查時,任正非說,從來沒覺得美國對我們不好,我們會以開放的胸懷面對一切問題。   而在被問到自己為何始終保持神秘低調,不願接受媒體採訪時,任正非說,“我不神秘,我又不懂技術,財務,管理,我就是坐在他們的車,拉一拉,我沒有想像中的什麼都有,我什麼都沒有,所以最好不亮相。”   在公司治理的問題上,任正非透露,去年華為搞了個“坦白從寬”活動,有4千到5千人來坦白,坦白的人都不是“小兵”。這說明我們內部的治理還有很多要做,還有貪腐現象,但我們的管理能力在提升。   在談及自己現在的壓力時,任正非則坦率地說,“我的壓力是發展太快,賺得太多,如何去解決分配問題,是個大難題。”   以下為任正非對話BBC要點:   談年少經歷   •我的父母是小學教師,後來跟父母到一個小城市,然後就考到重慶建築工程學院。現在的孩子有互聯網,比我們那時候好。不像我們那時候孤陋寡聞。我們剛解放的時候,我父親是中學校長,我們家炒菜有鹽,那是富人的標誌。   •大學的時候正好是文化大革命,大家都不去工作,我不答應這麼混,就自學電子技術。我當時聽了個講座,完全聽不懂,但給了我啟發。所以鼓勵大家多教教農村的孩子。   談從軍經歷   •我當兵是具有一定的偶然性,這個偶然性呢,就是中國解決不了人們的穿衣服的問題。當時國家讓一些具有大學文化程度的人,到施工部隊去學習。所以我就是在那個時候走入了這個部隊,而且我們認為,比我們不走進部隊要好,哪怕那個地方很艱苦,沒吃的,但是我覺得也是挺好的。   •後來正好國家就開放改革了,國家開放改革,就不需要這麼多軍人,國家一刀就把我們砍掉了。   •但是中央給我們保證,你們這個待遇不變,就是政治待遇不變,經濟待遇不變,我們想這樣好,我們還拿著一百多塊錢就去。後來到深圳才發現,這個打工的都兩百多塊錢,我們才一百多塊錢,這個待遇白拿了,我們要求就跟深圳市的工資一樣,就開始融入了這個社會。   談創業經歷   •我剛走向社會,那時不懂市場經濟,覺得賺別人錢是很不好意思的事情,“我剛到深圳就犯錯了,我是一個小公司的副經理,我在追款的過程中,沒人幫忙,就自己讀法律書,我悟出了市場經濟。   •我悟出了市場經濟兩個道理,一個就是客戶,一個就是貨源,中間的交易就是法律。那因此我們要把住貨源,要找到貨源,第二個要熟悉這個交易的這些法律手續。   •我們創建公司的時候是中國還沒有走向開放,中國面臨著一個歷史問題,大量知青回城,政府就號召他們去創業。中國的民營企業都是從賣饅頭和大碗茶開始的。   •我們那時候辦公司要求5個股東,2萬塊起家,去哪裡找,感覺到和國有企業競爭,我們實在太小了,國有企業好像麻六甲海峽一樣”。   •隨著世界發展快,主要是外資進入,中國才發現自己國家的工人體制趕不上世界,國家認為電子工程不可能成功,那我們就成功啦。我們跟外國老大哥學習,做萬能交換機的時候,所有的人都沒見過,我去吉林求他們看看是什麼樣子,只能這樣求別人。   談公司性質   •我們現在是一個中國公司,我們肯定是擁護中國共產黨的,我們肯定熱愛祖國的,但是我們不會去危害別的任何國家。我們在全世界都是遵從法律的,第二,我們也有道德遵從委員會,有40多個道德遵從委員,民間選舉的,大家的道德要遵從這些國家的規則,不能去違反這些國家的規則。所以我們在全世界的發展態勢很好的。   •那外界想,你們這個公司幹得這麼好,別人都沒幹好,你們有背景,那美國想,哎呀,你們走出來,你們代表社會主義吧?那中國在想,你們都有股票,你們算不算資本主義啊?你說我們應該算哪一種,我自己今天也說不清楚,我們這個公司性質算什麼性質。   •我們有八萬多股東,全是員工,沒有一個非員工,我的股票最多,沒有比我更大的了,但也只占公司的1.4%。所以關於華為公司可能有些方面有誤解,國內也會有誤解,國外也會有誤解,但是我認為,只要我們堅持努力,身份最終會被證明的,沒有必要費這個精力解釋身份,最後放棄了生產、銷售,放棄了賺錢,那我們怎麼活下去?   談美國市場與競爭對手   •我從來都沒有認為美國對我們不好,美國從一個弱國變成大國,因為開放,華為要跟他們學習開放。200年來,美國從一個很弱小的狀況,變成世界第一大國,它第一就是開放。華為要向它學習就是開放,用廣闊的心胸融入這個世界,這樣的話才會有未來。   •華為現在在世界上所處的地位,我們不是把誰當成競爭對手和誰競爭,我們都是朋友。我們要去確定未來的思想理論結構是什麼,我們沒有把任何人當敵人,要共同創造世界。   •對於我們會不會偵聽美國政府的內容,我們從來沒有接受到中國政府指示我們監聽別國政府的要求,另外我們在安全上其實還很幼稚。   •我認為美國在電子資訊技術上,過去是絕對的強勢,而且未來幾十年,美國還會是相對的優勢,華為這個小草不可能改變時代列車的軌道,但是我們小草在努力成長,當然我們也希望把自己脫胎換骨,從草變成小樹苗。   談中國經濟發展   •中國經濟在指標上表面上是下滑了,應該說經濟增長在走好,不是在走壞。可能以前掉下來的好多都是水分,好多可能是無效投資,可能這就是轉型需要。   •我認為2015年、2016年可能是國家轉型比較困難的時間。我認為2017年、2018年以後,中國經濟可能有較好、良好強勁的增長。   •中國經濟速度放慢一點,我們今年增長20%,2017、2018年還不知道增長多少,所以我們今年來說,增長到560億以上的銷售收入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談華為發展   •我們正在向西方學習各種管理的東西,正在改變自己,那麼我們有沒有成功呢?還看我們自己。所以我們真正碰到的最大的敵人,不是別人,就是我們自己。   •我的壓力是發展太快,賺得太多,如果去解決分配問題,是個大難題。   •移動互聯網和大資料對我們有啥影響,巴不得你們買管道,管道就我們家做得好,當然還有兩三家做得也不錯。你不買我的買誰的?我想這一點對我們是積極地促進。因為我們將來在傳輸和程式上會做出努力,在資訊的搜索上,我們不會進入這個領域。   談公司治理   •去年華為搞了個“坦白從寬”活動,有4千到5千人來坦白,坦白的都是什麼人,不是小兵。我們內部的治理還有很多要做,還有貪腐現象,但我們的管理能力在提升。   談華為成功的秘密   •我認為第一點,華為沒有秘密,第二個,任何人都可以學,華為也沒有什麼背景,也沒有什麼依靠,也沒有什麼資源,唯有努力工作,才可能獲得機會。但努力工作首先要有方向,這個方向就是為客戶服務。   •因為我們只有一個來源,就是客戶口袋裡面的錢,我們要對客戶不好,就拿不到這個錢,老婆也要跑了。   •所以說我們要拿客戶的錢,又不能用非法手段,又不能搶錢,只好做服務,把產品做好。市場經濟兩個要素,為客戶服務,沒有人做不到。   •我們除了比別人少喝咖啡,多幹點兒活,其實我們不比別人有什麼長處,就是因為我們太晚,我們成長的年限太短,積累的東西太少,我們得比別人多吃苦一點,所以我們這有一只是芭蕾腳,一隻很爛的腳,我覺得就是華為的人,痛並快樂著,華為就是那麼一隻爛腳,不給社會表現出來我們這只腳還挺好,我們這個廣告可能在全球大規模的做,剛剛開始啟動,就來解釋我們走向了社會,走向了這個東西。   談為何那麼低調   •我不神秘,我又不懂技術,財務,管理,我就是坐在他們的車,拉一拉,我沒有想像中的什麼都有,我什麼都沒有,所以最好不亮相。   •我沒有什麼了不起,我家裡的人老是批評我,我女兒就老批評我。

腹背受敵,高通該往何處去? 36氪   四天前,我們報導了三星可能因為發熱問題在下一代 Galaxy 機型中棄用高通晶片的消息。近日,根據華爾街日報消息,高通可能會為之提供新版的驍龍 810,只是如果不能按時出單,三星就會計畫使用自己的晶片。   兩篇報導均來自匿名消息,高通和三星也都不予評論。目前 LG 的 G Flex 2 和小米的Mi Note Pro均搭載驍龍 810,該型號是高通 2015 年銷售計畫的重要部分,公司希望它能多支援幾款高端機型。據 LG 的負責人稱,在他們的測試中未發現過度發熱的跡象。   三星是高通全球第二大客戶,以往在三星本土市場銷售的一些手機會使用自製晶片 Exynos,而在國外市場如美國會使用高通晶片,因為它與美國大多 4G 運營商使用的 LTE 數據機相容性較好。有分析師認為,三星並不會棄用高通晶片,最多就是先在本土發佈 S6,國外則延遲一些,因為種種跡象表明三星還沒有準備好完善的射頻和數據機技術解決方案。   此時的高通可謂是腹背受敵。前面是岌岌可危的大額訂單,後面是臺灣廠商窮追猛趕。臺灣的MediaTek(聯發科技)早前做電視,影碟機晶片起家,約在十年前轉戰手機設備。目前它已經在中國晶片市場佔據大量份額,很多國產機型包括小米、Oppo、TCL 旗下的 Alcatel 和中興都是其客戶。隨著中國國產手機的興起,MediaTek 也漸漸壯大,並開始尋求海外擴張。   目前,MediaTek 已經獲得美國兩大運營商 Verizaon 和 AT&T 的授權,搭載該廠晶片的手機將會通過嚴格的運營商測試,據稱可能會在今年會明年初推出合約機型。一方面在價格上 MediaTek 已具優勢,同時負責人稱將會花更多精力在研發上,提高競爭力。一部分計畫是運用早前他們在電視晶片製作上的經驗為使用者提供更好的視頻流覽體驗。   雖然在晶片技術上 MediaTek 確實落後高通幾年時間,但是前者在逐漸崛起的低端市場佔有的巨大份額也已經讓後者有了一些危機感。雖然優勢不會一夜全無,但還是要提防後來者居上。

華為&三星,技術派之戰 新財富    “華為即將取代三星”日益被提及,華為高層也多次表達了超越三星的雄心。作為中韓技術派標杆企業,華為與三星的死磕必然長期存在。雖然上坡的華為和下坡的三星離勢均力敵的平衡尚遠,但華為要攻擊三星命門的移動業務也有著自己的優勢。   2014年9月13日,華為開售Mate7,國內千餘家體驗店的備貨在數小時內被搶購一空,時至今日,其供貨依舊緊張。值得一提的是,Mate7歐洲高配版的價格為599歐元,標配版為499歐元,分別高過中國區的3699元和2999元,體現了華為對其高端產品國際化的信心。   隨著國產智慧手機軍團的崛起,華為成了其中的一面旗幟,被國人賦予了越來越多的希望,“華為即將取代三星”日益成為媒體主流觀點,華為高層也多次在不同場合表示了要超越三星的雄心。   就在Mate7供不應求之時,三星電子卻傳來了壞消息。其2014年三季度財報顯示,移動業務收入比二季度下滑15%,同比更是暴跌34%。主要原因是其現階段收入主要靠中低端型號推動,老款在降價,高端型號出貨量減少,而最新高端款的Note4第三季才上市,正面影響有限。   當下,三星高端機無疑正受到蘋果和國產機的夾擊,不過其實力仍然不容小覷。根據協力廠商報告,全球智慧手機品牌中,三星的市場份額在2014年一季度到達頂峰後,連續兩季下降10%,但依然佔據全球最大份額,達25%-30%,約是華為的4-5倍(圖1)。雖然華為的市場份額比2013年明顯提升,但仍不到6%,離華為2014年初設定的8%目標尚有一定差距,不知道2014年最後一個季度Mate7和P7能帶來多大的衝擊波。   PK高端機   三星高端機Note4於2014年9月4日在柏林發佈後,華為第二天也選擇同一地點作為Mate7的全球首發地。華為此舉意在正面與三星共舞,無懼在高端市場與其爭鋒。   作為國產智慧手機技術派的領頭羊,華為依靠的是自身扎實的研發實力,Mate7火爆賣點可以反映出華為在智慧手機領域的長足進步。Mate7最大亮點是華為海思自主研製的麒麟925(Kirin 925)晶片,這是全球首款支持LTECat6標準的超八核晶片。根據華為官方介紹,麒麟925每個核可以獨立運行又可以獨立關閉,靈活組合不同類型處理器,實現類似跑車的無級變速功能,動態輸出晶片處理動力,同時能耗更低。其次,Mate7是首個在安卓系統上採用觸摸式指紋感測器的手機,華為擁有專利的指紋識別演算法,可以快速和安全實現指紋解鎖,成為打動消費者的又一大賣點,目前華為已與支付寶合作打造標準化指紋支付。而Mate7的大屏和緊湊、精緻的外觀背後,是華為的整體軟硬體設計和加工製造能力。   那三星Note4又是如何?有手機發燒友拆解韓版的Note4,發現其處理器也是採用三星自造的新八核Exynos 5433,韓國媒體也認為此舉對三星意義重大。國內有評論認為,從架構上看,三星Exynos 5433要比麒麟925先進,但麒麟925又勝過Note4國際版的高通驍龍805四核處理器。此外,華為的指紋技術也比Note4高一個檔次。但是,三星5.7寸2K解析度螢幕(2560×1440)、記憶體和主機板上的大量三星自產配件,充分映證了三星的全產業鏈研發實力。   相比在人性化及人機交互上更多創新的Mate7,iPhone6和Note4的創新步伐似乎在放緩。對此,宇龍酷派副總裁曹井升認為,三星並非創新力在減退,而是由於身軀龐大,市場反應速度和效率有所脫節,這給了華為、酷派等中國手機生產商更多的機會。   在Mate7標準版和高配版還供不應求之際,華為接著又推出更高端、價位為4399元的尊爵版,並同時又推出Ascend G7以及藍寶石版本的Ascend P7,不久之後或許有更高配Mate8推出。與此同時,三星更具創新力的Note5也箭在弦上,這樣看來,華為與三星的死磕必然長期存在。   不對等的未來之戰   華為和三星分別是中韓技術標杆企業,但三星目前是韓國的第一大財團,在IT領域,三星帝國就擁有DRAM、圖像感測器(CIS)、顯示器等全球第一的產品,此外,三星集團還擁有保險、金融、造船、建築、化工等極具競爭力的業務板塊。而華為的業務僅包括運營商網路、企業網路(如中心交互機、伺服器、eLTE寬頻集群解決方案等)和移動終端的消費者業務。從資產總額和收入上看,華為的體量只有三星的1/5,二者顯然不是一個量級的選手(圖2)。   但是,IT及移動部門(IM)是三星目前命門所在,移動業務幾乎又佔據著三星IM的絕大部分收入。三星電子2014年三季度財報顯示,移動業務佔據其IM業務的96%、三星集團總收入的47%,IM業務的營業利潤又占了三星集團的43%;2014年二季度和2013年的三季度,三星IM利潤占比分別為61%和65%。因此,移動業務的起伏,就直接決定三星帝國的興衰。   華為2013年消費者業務收入是570億元,占總收入的23%。雖然目前這尚不是華為最主要的板塊,但無疑是增長最快的一環,是華為的明星業務。按華為2014年消費者業務板塊30%的增長樂觀估算,其移動業務收入全年大概能增長到120億美元,而同期對應的三星的移動業務收入應該在千億美元級別。   華為終端CEO餘承東此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稱:“我希望在一兩年內能把市場份額做到15%左右,這樣能達到一個安全區域。”如果華為實現這一目標,三星很可能是最大的犧牲者,因為二者同處於安卓系統手機陣營。   雖然走上坡路的華為和走下坡路的三星離勢均力敵的平衡尚遠,但華為要攻擊三星命門的移動業務卻有著自己的優勢。   虎狼之師VS儒雅少帥   三星成為韓國第一財團,與會長李健熙的個人能力不無關係。而李健熙數月前因心臟病復發而入院治療,少帥李在即將“登位”,但輿論普遍認為,李在雖然儒雅,但缺少領袖氣質,三星移動業務能否抵擋來自中國及其他國家的競爭者,存在一定的變數。反觀華為,任正非雖年已七十,但依舊目標堅定,帶領一群虎狼之師開疆拓土,攻擊力不減。   強攻VS防守   從佈陣看,華為的目標是提供業界領先的終端產品,目標直指蘋果和三星,處於攻勢,而三星卻處於守勢。   三星“二次創業”的目標完成後,鑒於智慧手機市場的日益飽和,李健熙在2010年就提出“第三次創業”的方向是太陽能電池、電動車可充電電池、LED、生物製藥、醫療設備產業。三星為此宣佈至2020年在新產業上投資23.3萬億韓元,預計到2020年,這5個未來增長引擎將為三星帶來約440億美元的收入。三星帝國涉及的領域越來越龐大,其不僅無暇均衡顧及每個領域,在資源配置上,“現金牛”的智慧手機業務也將慢慢失去優先地位,還要反哺其他未來業務。   華為則不然。2013年的華為財報顯示,其研發費用高達307億元人民幣(約合50億美元),研發費用率高達12.8%(2012年達13.5%),從每年獲取的專利來看,華為的技術實力在快速積累和突破。同期三星集團的研發費用僅為133億美元,研發費用率為6.5%(2012年為5.9%)。考慮到三星龐大的產業和“第三次創業”的研發需要,可以想像,處於攻勢的華為在智慧手機創新應用上,應比處於相對守勢的三星移動業務更具戰略性和靈活性。   4G網路獨有的先發優勢   在4G的網路環境下,華為更擁有得天獨厚的先發優勢。GSA報告顯示,到2014年9月,全球共部署331張商用4G網路。華為在全球開通154張LTE(4G)商用網路,位居全球之首。華為LTE已經進入全球100多個首都城市及九大金融中心,這能夠為華為研製晶片提供網路測試環境,使其能提前其他晶片廠商半年以上時間推出支援更先進網路的晶片,比如最先支援4G LTE Cat6(最大下行速率300Mbps)的晶片。   晶片作為手機的核心元器件,一旦供應不足,將成為手機廠商的致命問題,直接影響供貨。擁有自研晶片的華為則不受制于其他晶片廠商的供應情況,這也是其他競爭者難以複製的競爭優勢。   硬體優勢攤薄和商業模式的轉變   三星雖然擁有全產業鏈優勢,但隨著智慧手機產業鏈的成熟,硬體技術的邊際效用遞減,硬體盈利的空間已經日益壓縮,智慧手機開始進入硬體的功能過剩時代,其商業模式將逐步向軟體與增值服務轉變。在這樣的行業背景下,儘管三星依舊可以保持產業鏈和成本優勢,但智慧手機的溢價更多向人機交互體驗看齊,會大大拉低三星的品牌溢價,也給華為及其他安卓系統手機商提供更多的機會。   此外,紮根於全球最大、增長最快市場的華為,在品牌和產品已被國人認可的情況下,無疑具有地緣優勢。奪得更多的中國市場份額,就能為奪得更多全球市場奠定基礎。加上中國的無線互聯網應用在全球發展最快,本土企業能夠更好地傾聽用戶的聲音,由此創造出更好的應用。   當然,三星超一流的創新能力自然不能小覷。2014年3月,三星率先在全球推出曲面UHD TV這一革命性產品,從根本上顛覆了傳統的電視觀看方式,引領了整個彩電行業發展新趨勢。可以設想一下,如果三星Note5能夠成功採用曲面螢幕的話,是否也會導致智慧手機市場的一場革命呢?這樣三星不但能夠提高品牌溢價,也將進一步提升市場份額。   “花粉”助力   “花粉”是華為EMUI社區粉絲的簡稱,目前已經突破1000萬人。“花粉”與已成為意見領袖的余承東一道,成為華為互聯網思維運營的兩大殺器,對提升華為人氣助力不少。反觀三星,似乎還沒有領略到小米、華為的粉絲文化和商業模式之精妙。   最初,華為給大眾的印象是恪守利潤為核心,離用戶較遠,很難與細分領域的消費者達成耐心的溝通,也難以建立粉絲文化的活力磁場。後來,伴隨華為向消費者業務轉型,其模仿小米成立了花粉俱樂部,並成立榮耀事業部,以貫徹互聯網思維。   這裡有必要對華為智慧手機的分類作個簡單說明。華為智慧手機有Ascend和榮耀系列,Ascend是攀登向上的意思,其定位偏向高端,旨在與蘋果和三星高端產品對抗。Ascend系列旗下原有D、P、G、Y子系列,分別對應旗艦、高端、中端、入門級別,後來,又衍生出了Mate子系列。   榮耀是華為一個獨立運作的事業部,專注于電商管道銷售,其產品通常以高性價比著稱,其成立是為了與小米競爭。據公開報導,華為榮耀在2014的銷售額預計可以完成20億美元,其2013年銷售收入僅為1億美元,華為只用了一年,就使榮耀手機的銷量從100萬飆升到2000萬部,原因很大程度上源於對小米線上銷售戰略的模仿。   擺脫對運營商的依賴   由於和運營商天然的聯繫,華為最開始也是捆綁運營商的套餐銷售手機產品,2013年度,實體和電商管道消化了華為手機總出貨量的50%,運營商管道則消化了另外50%。在更早的時候,運營商的傳統管道更佔據了華為手機銷量的80%。華為計畫未來將捆綁銷售的比例壓縮到20%以內,而公開市場和電商管道則提升到80%以上。唯有擺脫對運營商的過多依靠,華為才能在國際化的道路上與三星這樣的巨無霸更好地競爭。華為榮耀事業部的設立和華為品牌向高端化與全球化的邁進,目的正在於此。   過去兩年,華為通過實施精品戰略,不斷創新。P6作為其首個高端產品發佈,並在全球超過100多個國家上市,具有重大意義,此後其推出的旗艦機P7和Mate7都在市場上引起強烈反響,P6、P7也獲得歐洲影音協會頒發的年度最佳智慧終端機獎。   華為2013年財報顯示,其智慧手機發貨量為5200萬台,1500元以上的中高檔機型發貨量僅占12%。2014年,隨著Mate7的熱賣,華為消費者業務部高層甚至樂觀認為,Mate7銷量達到千萬部也有可能。就目前市場對Mate7和P7的熱捧來看,2014及2015年華為中高端機型的發貨量比例應該比2013財年提升不少。   商業模式的想像空間   從硬體及品牌的高端化和國際化,再到EMUI的推出,華為移動業務已經漸入佳境。當包括小米在內的國產智慧手機因為專利問題在海外銷售受制時,華為憑藉其專利積累越發長袖善舞。隨著華為手機銷售規模的擴大,其商業模式也在逐步調整。   在新一輪的競爭中,華為認為,4G是其彎道超車的新機會。速度更快的4G建成後,將衍生出視頻交流、遠端醫療等更多應用,牽引消費者需求。而從智慧設備市場的走向看,未來,感測器和大資料服務終端將更加智慧,資料收集和處理成為終端的重要內容;穿戴式智慧設備是目前產業投資和創新的焦點,長期看,有可能替代智慧手機;另外,以手機為中心的家庭多屏互動正在興起,搶佔家庭入口成為手機廠商的另一戰場。   這一趨勢下,華為的商業模式也將從硬體向“終端+服務+應用”整合體驗轉移。公開資料表明,華為應用商店每天可以獲得3500萬次下載。但由於安卓手機流量變現存在困難,這並非華為移動業務的收入增長所寄。其更大的想像空間或在於,未來的大資料時代,在運營商網路、企業網路和消費者業務上均有佈局的華為,這三項業務的資料流程終將合龍所帶來的巨大商業價值。

Marvell澄清收購傳言 今年還將擴大業務範圍 C114             近日有消息稱,聯想可能將以每股19美元報價全盤收購全球第六大無晶圓晶片設計公司Marvell,涉及資金達百億美元。作為全球第二大智慧手機LTE晶片供應商,在中國智慧手機產業競爭日趨激烈、中國成立國家基金扶持晶片產業的大環境下,具有濃厚中國情結的Marvell,近一年來已經是第二度捲入並購傳聞。   在昨日晚間的媒體答謝會上,Marvell全球副總裁丁斌對C114作了正式回應。“我在公司內部沒有聽說過這個事情。到目前為止,所有關於Marvell的傳言都僅僅是傳言”。丁斌稱,“去年Marvell在LTE領域表現十分出色,全年LTE晶片出貨2000多萬片,位居全球第二。今年Marvell移動業務將繼續保持可持續發展,今年上半年與產業鏈一道,配合中國移動將五模手機單價降到400元以下。”   丁斌強調了Marvell移動業務的實力。在2014年,Marvell是中國TD-LTE的主要推動者之一,市場份額佔據前兩位,TOP5 TD-LTE機型有3款採用了Marvell的方案。在去年12月份的中國移動全球合作夥伴大會上,Marvell得到了中國移動總裁李躍的高度評價。Marvell的Modem產品不僅笑傲中國市場,在美國、日本、歐洲和新興市場都通過了測試或上市,是能夠全球覆蓋的兩大晶片廠商之一。   Marvell的產品線主要有三大塊,除了移動業務,還有網路和IOT業務,在中國市場,這三大塊業務2014年取得了翻一番的增長速度。展望2015年,丁斌表示,Marvell將繼續擴充產品線,切入SSD和3D列印業務,推動“3+2”的業務新佈局。   其中3D列印解決方案,Marvell已經在今年的CES展上做了展示。“Marvell的目標是將3D列印引入到消費級市場。目前3D印表機價格都在5000元以上,採用Marvell的方案,可以將價格做到2000~3000元,降低家庭用戶購買的門檻。此外,Marvell還將和動漫公司等產業鏈上下游合作,獲得3D建模資料,讓家庭使用者可以列印食品、玩具等常見事物。”丁斌表示。

Marvell在中低端4G LTE手機市場發展分析 eetrend             最新資料預測2015年全球移動用戶數將超過75億,而全球LTE用戶將進入快速發展期,2015年用戶將突破10億!其中我國LTE用戶數有望超過2億!這無疑是一個巨大的潛力市場。按照以往市場發展的金字塔規律,在4G LTE這個巨大的市場中,中低端手機依然是主流,預計將佔據25%到30%的份額,這也是各個晶片廠商必須爭奪的主戰場,今年,爭奪這個市場的主力軍將是基於64位處理器的平臺,目前,高通、Marvell、聯發科、展訊、華為海思等都有佈局這個市場,在這個市場中,個人認為Marvell由於有成熟的五模LTE基帶以及全球商用部署經驗,因此在這個市場機會很大,且很有希望擴大市場份額。   一、主流中低端4G手機平臺一覽   這幾款主打中低端4G市場的晶片分別是高通的MSM8909(驍龍210)主打最低端、配置為工藝為28nm,架構是A7 CPU(四核心)、Adreno 304,基帶仍是9×25,驍龍410 MSM8916(主打中端機),該處理器採用台積電28nm LP工藝製造,四核心A53主頻1.2GHz起步(最高可能達到1.4GHz),記憶體支援單通道64-bit LPDDR2/3。   Marvell主打低端4G手機的方案是PXA1908,它擁有四核A53 處理器架構,支援720p顯示以及800萬圖元攝像頭。主打中端4G手機平臺是PXA1936,採用8核A53架構。主頻為1.5GHz,支援1080p顯示以及視頻編解碼、1300萬圖元至1600萬圖元的相機,並增強了安全處理器功能,有SensorHub功能。   PXA1936和PXA1908都支援TD-LTE、FDD-LTE、TD-SCDMA、WCDMA和GSM網路制式。它們的ISP採取了將演算法集成進基帶的模式,可以讓拍照效果更出彩。同時,為了滿足客戶的多樣化需求,這兩款處理器還有Pro升級版,在CPU, Camera和DDR上均有不同程度的提升。其中PXA1908 Pro的CPU主頻提升至1.5Ghz, PXA1936 Pro則提升至1.8GHz。   聯發科主打低端4G手機的方案是基帶+modem的形式,方案是MT6582+MT6290,而主打中端4G手機平臺的是MT6732,MT6732 SoC集成了四核64位A53 CPU核心,主頻達到1.5GHz;同時MT6732內置最新的GPUMali-T760,16核心,支持OpenGL ES 3.0、OpenCL 1.2。MT6732也支持Rel.9 Cat.4 FDD、TDD LTE,最高下行速率150Mbps,最高上行速率50Mbps,同時還支持3GPP Rel.8 DC-HSPA+(下行42Mbps/上行11Mbps)、TD-SCDMA、EDGE。另外,MT6732支援低功耗1080p/30fps視頻播放與錄製、H.265/H.264視頻編碼,集成1300萬圖元攝像頭ISP,支援PIP畫中畫、VIV雙視頻、視頻美顏(Video Face Beautifier),還支援ClearMotion、MiraVision。   展訊主打中低端4G手機平臺分別是SC9620 和SC9630,它們都是LTE modem產品。   海思主打中低端產品是麒麟620 SOC單晶片,採用的是8核A53架構。   英特爾的Atom Z3560處理器開發代號為Moorefield,四核四執行緒,主頻為1.8GHz,內建主頻為533MHz的PowerVR G6430圖形處理晶片,已經有聯想採用該平臺推出4G手機,該平臺主打中高端4G市場。   各個廠商4G中低端手機平臺一覽      二、平臺分析,Marvell的優勢   從各平臺分析來看,2015年,主打低端4G手機的平臺一般都是四核A53架構,主打中端市場的是8核A53架構,GPU選擇上,各家策略有所不同。   我們可以從用戶角度來看看誰家的平臺有較高的性價比。以中國用戶而言,從功能機時代進入智慧機時代時,螢幕是個關鍵因素,因此大屏手機受到追捧,現在從3G智慧手機升級到4G智慧手機,螢幕大小已經不是關鍵因素,而較平衡的性能、拍照、功耗和遊戲是競爭的關鍵。   從各家方案來看,Marvell在和高通競爭中似乎採用了田忌賽馬的模式,用性能堪比高通中端平臺8916的PXA1908打低端4G手機,用性能超過高通8939的8核64位平臺PXA1936打高通的8916。從其公佈的對比中可以看到它們的意圖。   跟競爭對手相比,Marvell的單晶片方案突出了其成本優勢和設計優勢,在中低端方案都是五模方案,沒有進行減配。而其他家平臺為了區隔中低端方案,在功能配置上刻意做了減少,這樣會影響4G手機的使用體驗。   Marvell的方案中,除了性能突出外,將照相ISP演算法 集成進入了基帶中,可以提升暗光條件下的拍照效果,除了整合定位和感測器中樞(SensorHub)功能外,還增強了安全處理器功能提高了語音降噪能力,此外,還增加有高效的電源管理功能,為方案商可以節省一顆外置的電池充電管理晶片。這說明Marvell的方案綜合性價比比較突出。   三、關鍵時間點,Marvell能否抓住?   目前,業界爆出高通驍龍615發熱問題導致量產推出,同時高通8909也有推遲量產的傳言,這無疑給了Marvell很大的機會,我注意到採用PXA1908的三星Galaxy J1已經上市,該機配置為4.8英寸480×800圖元螢幕、配備PXA1908處理器,最高主頻1.2GHz、1GB的RAM、4GB的ROM;配備前置200萬圖元、後置500萬圖元攝像頭;配備1850毫安培時電池,運行Android 4.4.4作業系統。售價人民幣1000元左右。據說其他採用Marvell PXA1908,PXA1936平臺的手機不久也將上市。   據說2015年低端4G手機將下探到399甚至299的價格,如果PXA1908發力這個價位的手機,無疑優勢非常明顯,而且價格越低其優勢越明顯,因為這個是一個綜合性能都不差的方案。 […]

華為餘承東:我們還沒有完全走出風險期 21世紀經濟報導  多年未見的朋友找到你,三句話過後原來是為了買Mate7——因為一款賣斷貨的手機,不少華為員工在過去幾個月屢屢“被走後門”。   在中國手機業界,華為Mate7手機的誕生,堪稱一個前所未有的“溢價銷售”案例。在此之前,國產手機要麼集中於一兩千元的中低價位;要麼定價超過3000元的卻只能以禮品形式銷售,很難在規模上起量。   “對手的產品低於消費者預期,而我們的產品超過了預期。”1月27日,華為消費者業務CEO余承東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過去三年華為手機打造自有品牌,一步一步走過來,“Mate7現象是早半年或晚半年的問題”。   不過,一向給人自信心爆棚印象的餘承東亦向記者強調,目前華為手機還沒有完全走出風險期,尤其在品牌、零售和管道等方面與蘋果、三星還有很大的差距,“他們的利潤一年是幾百億美元,我們的收入還不到幾百億美元”。   “一次庫存事故就可能把我們搞崩潰”   《21世紀》:Mate7在市場上形成的溢價銷售現象,在華為看來是否也是幸福來得太突然了?你認為哪些內部或外部的因素導致了這一現象?   餘承東:華為也不想市場加價,因此我們要增加產能。但是由於這個產品賣得非常快,很受消費者喜愛和追捧,所以就造成了熱銷。這是市場自發的行為造成的現象,我想是因為我們競爭對手的產品低於消費者預期,而我們的產品超過了消費者預期,給了我們機會。   從內部因素來說,華為手機這幾年的品質和用戶體驗都在提升,我們一步一步往上走,積累了口碑。我們手機的電池續航能力強;通訊信號好,也是我們的優勢,大家都知道華為是做通信出身的。另外對人體的輻射也小。   華為在不斷地進步,不斷地前行,品牌競爭力和品牌號召力都在提升。慢慢地口碑就變成了我們的優勢,一個人買了以後一群人跟著買,而且買的很多都是高端人士,高端人士不差錢,就願意加價。所以這些都是市場經濟產生的結果。   《21世紀》:所以你剛才也等於回應了市場上有關華為饑餓行銷的聲音。那麼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是不是意味著華為的供應鏈沒有協調好?   餘承東:供應鏈不是我們的短板,我們供應鏈的主管是一個芬蘭人,以前是索尼愛立信供應鏈的全球主管,在華為幹得很好。而且他搞了一個藍海計畫,大幅度提升了華為供應鏈的效率。   不是供應鏈的問題,也不是產能的問題。Mate7供不應求主要是由於計畫。我們是參照P6、P7的產品來做規劃設計的,沒想到銷售的饑渴程度遠遠高於P6、P7。我們也沒有預判到這個品牌起來這麼快,華為的受追捧程度這麼高。   我們預判品牌會持續往上走,今年發佈的新產品會做一些儲備,讓供貨更好一點。其實,現在我們的榮耀Plus也是賣斷貨,我們的G7這些產品也都不錯,因為整個品牌出來了。   《21世紀》:是不是有點偏保守?   餘承東:是有點偏保守,我們要更樂觀地預估資料。但需要強調的是,行業是有風險的。   在華為的三個BG中,消費者業務是市場競爭最激烈的一個。在深圳據說就有上百家手機企業,中國和全世界加起來又有多少家呢?這個市場競爭非常激烈。可能一次產品品質事故或庫存事故就能把我們搞崩潰。   我們在經營的過程中總是會遇到各種各樣的挑戰和問題,並非大家想像的那樣都過得很爽。尤其在消費品行業,手機終端行業,我們面臨很多的挑戰,競爭非常激烈。   過去三年我們都是在打造華為自有品牌,一步一步走過來,每天都面臨著很多挑戰和問題,從不被認可到逐步被認可。2014年,我們的高端機開始起步,尤其是Mate7、P7等。過去一年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但可以說我們還沒有完全走出風險期。   2015:格局年、決戰年   《21世紀》:你剛才說華為沒有走過風險期,風險具體在哪些方面?2015年會怎麼應對?   餘承東:我們的規模還不夠大,我們在高端還沒有站得很穩。儘管Mate7一機難求, 3000多塊錢的機器加到4000多還是賣得很快,在中國手機行業這麼多年來是一直沒有過的。但是,我們是剛開始進入這種狀態,尤其在全球高端市場還沒有形成很大的規模。   我希望在2015年能夠形成更大的規模,能夠在全球的高端市場上站穩。如果華為在高端上立足之後,風險就會大大降低。   我在華為幹了20多年,這家公司的特點是研發投入越來越大,會越跑越快。所以在競爭過程中只要我們前期階段死不掉,後期階段會越來越好,因為前期階段我們不懂,在學習。   我跟團隊說,2015年是華為手機的關鍵之年,2015年就相當於是遼沈戰役。今年我們還會出幾款更有競爭力的產品,這樣一來我們的綜合競爭力起來了,產品品質也好,消費者滿意也提升,各方面都會大幅度提升,華為品牌就會崛起,之後就會走得越來越遠。   這麼多年來,牛氣一時的公司太多了,但要看誰走得更遠,笑到最後,而不是看風光一時。沒有長久的積累只能熱鬧一陣子,我們不希望熱鬧一陣子,不追求短期的利益,這是我們與市場上一些廠商的差異。   《21世紀》:現階段來看,你認為與蘋果、三星的差距在哪裡?   餘承東:第一是品牌的差距。即使產品做得很好,品牌起來還是需要一個時間。   第二是我們在管道、零售方面的能力也是有差距的,因為我們的人過去不太會去做管道和零售。我們內部在做2014年年終總結的時候,一看有一些國家的銷售有3-6倍的增長,在有些國家的市場份額到10%-16%了,原因就是當地的團隊稍微學會怎麼做市場了。就像讓一個不會游泳的人去直接參加游泳比賽,可能會有掙扎,會淹死,但也有一種可能就是很快就會遊了。   總體來看,儘管華為手機每年的收入和利潤都在增長,但跟蘋果和三星比,我們的利潤簡直就是不值一提,因為他們的利潤一年是幾百億美元,我們的收入還不到幾百億美元。   《21世紀》:2015年,有什麼具體目標?   餘承東:去年華為手機的出貨量是7500萬台,2015年的目標是1億台。海外市場占比要從2014年的52%提高到60%,當然不是說國內市場不增長了,而是華為在海外市場的增長空間更大。   銷售收入要從2014年的122億美元增長到160億美元。   還有一個指標就是高端手機占比。2014年,華為的2000元以上高端機占總體銷售的比例是18%,2015年要提高到30%。   總體上,2015年我們應該去挑戰蘋果和三星了,不是在中國,而是在全球。在全球我們會給一些國家的團隊下死任務,你一定要打到這裡面去。所以2015年對華為消費者BG來說是一個格局年,是一個決戰年,而且決戰的戰場是在全球。   “規格控”是忽悠消費者   《21世紀》:把決戰的戰場放在全球,針對不同的區域會有什麼不同的策略?   餘承東:華為在海外很多市場都在做,目前主要的問題是原來我們的銷售團隊可能不太懂得怎麼去做開放市場,因為華為是做運營商起家的,我們那些銷售人員包括一線的銷售主管還在學習怎麼做開放市場。   現在有些國家學會了一點,市場就進步很快。比如說,華為在拉美、歐洲的增長分別為104%和77%,中東和非洲區的增長達到了254%,亞太地區為122%。有些國家還沒有學到就慢一點。現在我們把其他區域一些有經驗的主管調過來,東南亞等也慢慢起來了。   具體來說,歐洲市場我們正在轉型期,歐洲原來都是運營商為主的市場,我們也在學習怎麼做管道、做品牌,目前還不錯。   現在來看美國還在轉折期,美國就像幾年前的歐洲一樣,我們要去轉成做華為自有品牌,走中高端路線,可能轉折的過程中會跌落再上去。從全球來看華為在各個區域都在增長,除了戰略調整區域的美國之外,其他的區域都在增長。我們的產品很好,我們產品的品質、使用者體驗、產品設計、品質感等方面都是能夠支撐我們快速發展的關鍵。   《21世紀》:談到產品,大家看到最近你在微博上對2K屏發表了一些看法。為什麼你認為用高規格的元器件反而是忽悠消費者?   餘承東:中國廠家中有一些怪現象,比如說喜歡比跑分。一些中國的廠家就是規格控,其實是忽悠消費者,欺騙消費者。   2K屏那個微博源於我們內部最近的一個討論。在討論下一代旗艦手機時出現了分歧,有人認為2K屏能在市場上製造賣點,應該配這種高解析度螢幕,但我批評了這種不顧用戶體驗的觀點。   蘋果做iPhone6的時候,2K屏產業已經成熟了,為什麼它不用,它傻嗎?從成本上看,2K屏與1080P的屏相差不大,只有兩美金,但規格更高的屏會帶來更大的功耗,影響手機續航能力,如果沒有在更新晶片(比如升級到14納米、16納米)的情況下,就上2K屏,帶來的綜合用戶體驗其實更差。   如果華為現階段一定要用2K屏,我首先會用在中低端手機上,而高端上要用性能好同時更省電的屏,關鍵要看實用性,體驗性。   當然,這不是說華為將來就不用2K屏。華為會在進一步降低功耗之後才會升級螢幕,要根據處理器的進展,工藝的進展逐步推動。

愛立信與小米官司升溫 法院正調查小米違規行為 騰訊科技 印度德里高院就愛立信訴小米手機專利侵權一案昨日進行了庭前聆訊,在長達一個小時的過程中,此前爭議的基礎專利侵權事宜並未提及,而是聚焦在禁售令期間小米違規繼續進口並銷售內置聯發科晶片手機的問題。   對此,愛立信在發給騰訊科技的聲明中表示,“我們瞭解到,小米公司內置聯發科晶片的手機在法院發佈銷售禁令後仍然出口印度並在印度市場銷售。我們提請法院委任一名當地專員負責審查小米手機進口印度的情況。”   此前騰訊科技的報導中曾提到,小米在印度目前銷售的機型主要是紅米1S和紅米Note,前者採用的是高通400系列的MSM8628晶片,後者採用的是MTK的6592晶片。按照法院之前公佈的禁令,1月8日之前小米在印度智可以銷售搭載高通晶片的紅米1S,也就是說並不允許其銷售搭載MTK晶片的紅米Note。   當天聆訊結束後,愛立信的申請獲得了法院許可,並任命了相關專員開展調查,同時法院公佈了下一次聆訊將在3月18日舉行,此前2014年12月16日的法庭判決繼續有效。   對於是否違反之前的銷售禁令,小米也隨後向騰訊科技發來聲明表示,“我們瞭解到,愛立信指責小米通過一個功能變數名稱為www.xiaomishop.com的網站在印度銷售配置非高通晶片的手機。我們在此申明,Xiaomishop.com網站銷售小米產品的行為根本沒有獲得小米公司的授權,與小米公司毫無關聯。”   據瞭解,此網站由一家協力廠商公司擁有並運營,而非小米在印度或者在世界任何其他國家的授權經銷商。“Xiaomishop.com此舉侵犯了小米的商標權利,我們之前已經要求他們停止銷售小米產品,也計畫對該網站採取法律手段。”小米表示。   雖然此次沒有談及專利侵權的問題,但庭前的每一次聆訊都是圍繞其展開。國內專門從事智慧財產權官司的柳沈律師所相關人士對騰訊科技表示。“聆訊的作用是在正式開庭前,雙方需要向法院提交相關材料,法院通過瞭解材料來進行庭前和解,若不能達成和解,擇日對薄公堂。若期間存有問題,需要逐項解決。”   從目前的勢態來看,下一次聆訊主要解決的問題將是小米是否有違反之前禁售的違規操作,屆時法院將會公佈指派專員的調查結果。   對此,愛立信對騰訊科技表示,“每次聆訊的話題設置和法院決議都是由法官決定的,也是由案件進行過程中不斷可能出現的新情況決定的。”   業內分析人士指出,通信業涉及專利侵權的官司通常取證比較複雜,所以耗時也會比較長,一般都的經過多次聆訊,最終開庭後結果多以和解居多。   眾所周知,蘋果與三星的專利官司從2007年就開始,直到去年雙方才達成局部地區的官司和解。照此來看,愛立信與小米的專利糾紛將會是一場曠日持久的官司嗎?

小米回應愛立信指控:協力廠商賣小米與我無關 新浪科技  2月5日晚間消息,愛立信與小米在印度的官司有了新進展,今日,雙方在印度法院接受聆訊並提交材料,等待3月18日的聽證會。小米對愛立信的兩個指控作出回應。   據瞭解,愛立信於去年12月5日提起訴訟,起訴小米侵權;12月8日,德里高院判決小米侵犯愛立信8項標準必要專利,並下發售前禁令。隨後,小米答應每台設備預繳100印度盧比(約9.7元人民幣)於法院提存的條件,禁令得以暫時解除。   此次聆訊中,愛立信指控小米仍然在印度出售非高通晶片的手機,並且小米通過設立一個協力廠商網站xiaoimshop.com,繼續在印度的銷售。   對此,小米回應稱,在印度的相關銷售符合法庭要求,並且,Xiaomishop.com網站銷售小米產品的行為根本沒有獲得小米公司的授權,與小米公司毫無關聯。   據稱,3月18日印度德里高院將進行下次聽證。   以下為愛立信聲明:   2月5日最新聆訊相關聲明   我們瞭解到,小米公司內置聯發科晶片的手機在法院發佈銷售禁令後仍然出口印度並在印度市場銷售。我們提請法院委任一名當地專員負責審查小米手機進口印度的情況,該申請已獲得法院許可。下一次聆訊預計將在三月開庭。   我們目前正在等待法院的書面指令,暫時無法提供更多評論。   愛立信公司   2015年2月5日   以下為小米聲明:   2014年12月16日,印度德里高院做出判決,在每部手機預繳100印度盧比的前提下,允許小米公司在印度繼續銷售配置高通晶片的手機。今天,印度德里高院在聽取雙方提交的材料後確定下次聽證會將在2015年3月18日舉行。2014年12月16日的法庭判決繼續有效。   我們瞭解到,愛立信指責小米通過一個功能變數名稱為www.xiaomishop.com的網站在印度銷售配置非高通晶片的手機。   我們在此申明,Xiaomishop.com網站銷售小米產品的行為根本沒有獲得小米公司的授權,與小米公司毫無關聯。此網站由一家協力廠商公司擁有並運營,而非小米在印度或者在世界任何其他國家的授權經銷商。Xiaomishop.com此舉侵犯了小米的商標權利,我們之前已經要求他們停止銷售小米產品,也計畫對該網站採取法律手段。   我們在印度的授權經銷商只有Flipkart和Airtel。

聯發科全模晶片MT6735和MT6753今在京發佈 轉自臺灣經濟日報的消息,亞洲手機晶片龍頭聯發科昨(5)日對外發表新款物聯網開發平臺,並將於今(6)日舉辦今年首場產品發表會,邀請200家客戶與會,規模較以往的產品發表會縮小。   聯發科今天將攜手中國大陸三大電信營運商之一的中國電信,以“全芯智獻、網路全球”為名,共同舉辦首款支援WCDA 2000的產品發表會,正式對大陸市場介紹“MT6735”和“MT6753”這兩款分別為四核和八核的4G 64位元元全模晶片。   有別於過去發表首顆3G和4G晶片動輒邀請三、四百名客戶到場的規模,聯發科這次相對精簡,邀請客戶大約200家,預期中國大陸手機品牌廠OPPO、Vivo、魅族等都會是採用“MT6735”的客戶群,有利於聯發科搶回4G市占率。   另外,聯發科昨也對外發表主攻物聯網平臺LinkIt Connect“MT7681”,供開發者開發具備Wi-Fi 功能、且可透過智慧手機或網路控制的物聯網裝置,遙控家中燈炮或插座,或透過家庭自動化網站控制家中的暖爐等。

ARM發佈全新16納米A72架構 預計明年出貨 騰訊數碼  ARM近日剛剛正式對外公佈了最新一代的64位移動處理器架構Cortex-A72和移動圖形處理器Mali-T880。 據悉,這款最新的Cortex-A72架構與目前的Cortex-A53、A57一樣,也採用了ARMv8指令集。相比Cortex-A15,A72性能提升了3.5倍,功耗降低了75%。相比A53,A72的性能也提升了50%(最高性能下)。而相比五年前的處理器,A72性能甚至提升達50倍。 Cortex-A72的功耗之所以能夠大幅下降,主要得益於其採用的16納米FinFET製造工藝,比原有的20納米工藝大幅提高能源使用效率,並且依然可以達到最高2.5GHz的主頻。在big.LITTLE結構下的大小核技術,處理重大任務時開啟一部分核心,功耗同時增高,處理一般需求時只開啟功耗較低的核心,Cortex-A72性能堪比Cortex-A53,但功耗卻下降了40%至60%。 為了實現這一點,ARM引入了全新的CoreLink CCI-500系列快取記憶體控制器。它可以提供雙倍的峰值記憶體系統頻寬,相對於CCI-400提升30%,可以實現更靈敏的使用者介面、加速了如生產力應用、視頻編輯及多工處理等記憶體密集型工作的處理速度。 除了全新的Cortex-A72處理器架構之外,ARM也同時公佈了最新的叮咚國際Mali-T880圖形處理器。相比目前三星Exynos 5433採用的Mali-T760,同樣工作負荷的情況下,圖形處理能力提高1.8倍,功耗降低40%。而這兩個全新的組合將為未來的移動設備帶來了全面進入4K時代的有利條件,由現在最多只可錄製 30fps 4K 視頻,提升至可錄製 120fps 的 4K 的視頻。 ARM行銷副總裁Nandan Nayapally由於Cortex-A72提升了計算能力,智慧手機和平板電腦將可以處理更複雜的計算任務,例如語音分析,同時不必再連接互聯網。通過提升本地設備的複雜程度,可用性能將得到大幅提升。他表示,使用這一最新晶片技術的設備很可能於2016年初發貨。ARM宣佈,已有10家公司獲得了這一新技術的授權,包括了海思和聯發科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