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小米:到底想做什麼? 《財經》雜誌   即使估值已經超過450億美元,小米依然是一家很饑渴的公司。   這家公司的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雷軍在最近的一個月中,帶著他的自拍杆多次出現在了全球媒體的鏡頭中,46歲的他看上去意得志滿。3月15日,他在朋友圈中貼出了李克強總理答記者問的一段話——“最近互聯網上流行的一個詞叫風口,我想站在‘互聯網+’的風口上順勢而為,會使中國經濟飛起來。”   雷軍成功地將他的“風口”和“順勢而為”理論輸出到了國家領導層。他的另一個身份是全國人大代表,根據耶魯大學Rory Truex的調查,如果一家公司的CEO當上全國人大代表,可以將其公司股價一次性地推高約3%。   小米還未上市,但它已是全球估值最高的科技初創企業。其以使用者和服務為核心、軟硬體一體的商業模式和這個時代無比契合,智慧手機的浪潮將它推上了一條陡峭的增長曲線。根據市場研究公司IDC在2014年第三季度公佈的資料,小米在中國的市場佔有率為14.8%,超過三星的11%和聯想的12.8%,成為中國最大的智慧手機生產商。同時,其全球份額由2.1%增至5.6%,躍升為世界第三大智慧手機生產商。   4月9日,小米的創始團隊將迎來這家公司的五周年。有人總結,互聯網時代,新模式的紅利期只有3年到5年,紅利期結束之時,便是下一輪顛覆到來之時。   雷軍已經意識到了這一點。去年他曾在內部表示,小米手機目前在國內的市場佔有率超過了15%,但增長到25%以後會遭遇瓶頸——硬體領域最大的弱點就在於此,它永遠不可能像互聯網產品一樣壟斷,即使蘋果也無法滿足所有人。   智慧手機市場的增長放緩是必然的。小米2015年的年銷量預計在8000萬台到1億台之間,同比增長率為30.8%-63%。而對比過去五年的資料,從2012年-2014年,小米手機銷量增長率分別為2296%、160%、226%。   “所以小米要抓住紅利之年去擴張,去投資。”小米聯合創始人劉德告訴《財經》記者。   這家公司正處在一個轉捩點——從手機的單兵突破階段過渡到搭建生態帝國的階段。這次它沒有再追隨蘋果,而是選擇了一條特殊的產業鏈擴張之路。雷軍新的戰略是將小米打造成一個可連接一切終端的大型硬體生態系統。   這個戰略足夠宏大,但清晰區分出了擴張的邊界。其中心是由手機、電視、路由器三大產品線組成,中心不再做品類擴張,只做內容擴張。週邊則負責品類的全面擴張,小米計畫用投資的方式入股100家硬體公司,向其開放品牌和流量,以覆蓋多數智慧硬體領域,這其中甚至包括了一家無人機生產商。   清晰的戰略、開放而扁平的管理架構,一條高效且分工明確的供應鏈,再加上龐大的盟友和資金助力——一個帝國崛起所需要的所有條件,小米看上去都具備了。   這條擴張之路更快,也更適應中國。但同時意味著,這名曾經的顛覆者開始變成了一家典型的“中國式巨頭”——靠足夠高的市場佔有率和流量來建築壁壘,而非輸出技術和專利。   今天小米是國內唯一的智慧硬體平臺,從長遠來看,一定會有新的平臺誕生。無論是華為、聯想這樣的傳統廠商,還是阿裡、京東等互聯網巨頭,以及成千上萬的硬體創業者,都在湧入這場戰局。而物聯網和智慧家庭時代的加速到來,將賦予所有公司重排座次的機會。   小米應該警惕,當它忙於以生態迴圈的方式多向擴張時,它的對手們正在加大對社區、技術、晶片和作業系統的縱向垂直投入。一位元小米內部人士告訴《財經》記者,2013年雷軍曾在內部表示,2014年一定要遠遠甩開華為。但兩種模式的競爭似乎剛剛開始。   小米的目標是沖入1000億美元市值俱樂部,這取決於這家公司的野心,也取決於它的克制。   小米的戰略   小米今日的大擴張戰略取決於它的成功,也取決於它的兩次試錯,前者讓小米認識到了自己的能力,後者讓它意識到自己並非無所不能   2011年夏天小米發佈第一款手機時,到場的凡客創始人陳年說:“祝小米手機上線後像凡客T恤一樣賣得好,凡客T恤最好的時候一天20多萬件,我希望小米手機也能如此。”那時凡客正處巔峰,估值達到了10億美元,而小米只是一家擁有幾十名員工的初創企業。   時移世易,現在的陳年需雷軍月臺以促凡客銷售。人們習慣於將小米後來的成功簡單歸結於“商業模式的成功”,它摒棄了中間管道,並巧妙地利用線上行銷活動吸引了中國年輕的消費群體——這和早期對凡客的評價相似。   但所謂“商業模式上的成功”從來不能帶來生存的保障,凡客已經證明了這一點。事實上,恰恰因為小米的成功模式可說是商業競爭中最常見的模式:賣性價比高的商品。“看看美國的西南航空,幾乎每個行業,都有通過這種模式運營的企業。”互聯網資深人士霍炬撰文稱,但和西南航空比起來,小米的目光更長遠,沒有停留在低價賣出手機這一步。   “小米從來都是一家戰略驅動型公司。”小米聯合創始人、生態鏈負責人劉德在接受《財經》記者採訪時稱。過去的5年中,小米內部經歷三次戰略轉折。除了創始人永遠說不標準的普通話,這家公司幾乎每一天都在發生變化。   第一款小米手機發佈會當日,雷軍尚在強調“米聊”的重要性,他將米聊與小米手機、MIUI並列,稱為公司的三大核心。彼時小米的戰略是——以手機為流量入口,以MIUI 搭建起軟體平臺,以此做流量分發和服務增值,並想用米聊(一款維繫人和人之間關係的軟體)作為手機的靈魂,連接軟硬體和社區。   2012年微信用戶破億之後,米聊勢衰。之後不久小米重新調整戰略,棄米聊,同時試圖效仿蘋果,通過推出一個個明星單品來擴張。   這家公司在一年之內連續推出了小米盒子、路由器和智慧電視。但上述產品沒有取得和小米手機一樣的成績,劉德在接受《財經》採訪時含蓄地表示,電視和路由器未達到“期待中的成功”。   約伯斯曾反復強調:不要涉足任何我們不具備核心技術的領域,那樣會被殺得片甲不留。喜歡冒險的互聯網公司往往忽略了這一點。   “原先我們以為路由的規模會很大。”劉德說,第一代小米路由器(售價699元)以內置硬碟為賣點,達到了路由的技術制高點,但對那個產品定義得過沉、過重,成本也過高(硬碟是最大的成本)。   緊接著,這家年輕的公司又遇上了小米智慧電視所帶來的考驗。這款在內部被寄予厚望的產品並沒能引爆市場。2013年10月,距離小米電視發佈後不到1個月,小米電視負責人王川在接受採訪時自我評價,“第一代小米電視,在及格和不及格之間。”   事後回顧,小米電視的確在一些關鍵環節上犯下了錯誤。星雲智慧CEO楊海濤告訴《財經》記者,小米電視在內容和版權上有所不足的情況下,還沒有抓住時機去放量,這是一個錯誤的戰略。星雲智慧是聯想之星旗下的一家孵化器,主要為硬體創業者提供供應鏈對接服務。   “事實上,沒有人願意錯過這次機會。”小米電視硬體負責人戴青松說。相比手機,電視的產能控制更不容易,螢幕多數時候是稀缺資源,下了訂單拿不到。“但今年比去年我們感覺好多了。”王川接受《財經》記者採訪時表示。今年3月24日,小米重振旗鼓,發佈了一款售價1999元的小米電視2。   一位元產品經理曾在小米電視1發佈後不久去小米麵試,他問他的面試官,樂視的遙控器中有一個可以語音控制的小功能,小米為什麼不做?對方回答,你知道現在講方言的人特別多,南方人講普通話可能無法識別。這名產品經理感歎,小米所擅長的參與感和互聯網思維似乎沒有很好體現在電視中。   王川的觀點是,小米總是要等到技術確實能被用戶使用後才會採用。他點出了小米的產品邏輯——和傳統企業遵循的木桶理論不一樣,小米始終是旗杆理論,集中力量做什麼和不做什麼,是由最高那部分決定的,他們總是滿足最多人的需求,這迥異於互聯網所鼓吹的長尾思維。   “第一代小米路由之後,內部在反思,應該用什麼樣的精神做什麼樣的領域。”劉德說,最終的結論是,小米應該以極客精神服務90%的使用者,這才是小米擅長的打法。而第一代小米路由,只做到了第一句話。   善於“複盤”的雷軍後來告訴《財經》記者,當時各個產品線齊頭並進是很亂的,包括國際化也太快了,同時推進六七個區域,小米應克制、應專注。“不要被市場搞來搞去。”   小米投資人、GVV管理合夥人童士豪說,最初小米內部有過爭論,智慧家居的中心到底是路由器還是手機?可是後來發現,智慧家居也許並不需要一個中心。   很快,2014年這家公司迎來了新的調整,蟄伏一年的生態鏈團隊浮出水面,負責該業務的劉德也從幕後走向台前,他是一名行事穩健而思維狠辣的管理者。   劉德說,這意味著小米原先的“手機、電視、路由器”戰略升級為“手機、電視、路由器+生態鏈”,這便是小米的第三次戰略調適。   這個戰略足夠宏大,但清晰劃分出雷軍過去一年所思考的——小米的邊界,其中心由手機、電視、路由器三大產品線,以及小米網、MIUI、供應鏈等核心優勢構成。中心不做品類擴張,只做內容擴張。2014年底,原新浪總編輯陳彤加盟小米,計畫在內容產業上投資10億美元,此前小米已成功入股優酷、愛奇藝和音訊提供商荔枝FM。   週邊則負責品類的全面擴張,小米用入股的方式投資100家各個領域的硬體初創企業,這些企業開發出新產品之後,經過小米的認可,被貼上“小米生態鏈產品”在小米網上出售。   “小米連接的結點數量越多,護城河就越穩固,平臺價值就越大。”晨興創投合夥人劉芹告訴《財經》記者。2015年1月,雷軍在小米發佈會現場發佈了一組售價為22元的智慧模組,其他廠商可以通過內置該模組來讓自己的終端接入小米,載體將是一個類似智慧家居控制平臺的超級APP。   從一家手機公司擴展到整個硬體生態——雷軍的夢想往前跨了一大步。如若有足夠龐大的終端接入,小米將擁有業內最完整的硬體生態,大量終端的資料在平臺彙聚,最終形成一個資料獲取、服務中心。   平臺商業模式的精髓,在於打造一個完善的、成長潛力強大的“生態圈”。從體量而言,小米與蘋果、三星尚有距離。但三星一直以來是純硬體的擴張,在這個時代,一條腿的模式未免顯得十分單薄。小米和蘋果都是軟硬體同步擴張,不同的是,蘋果是產品化思路,所以當其想進入智慧硬體領域時,它的方式是通過推出Apple watch。蘋果的模式決定了它要花很多年去研磨一款產品,才能推向市場,這是它的優勢,也是它的弱點。   小米不一樣,小米所選擇的生態鏈擴張之路是一條蘋果也不曾走過的路。很難去對比孰優孰劣,但這種方式更快,也更適應中國。蘋果的平臺是“低度開放”,所以它總是“豎著”吃5%的窄眾市場。而小米對終端設備則更為開放,它與美的這樣的傳統企業合作,與生態鏈企業合作,生產出產品,覆蓋越來越多的用戶。   “我不認為蘋果能夠引領智慧硬體這個浪潮,它太慢了,在任何一個市場,蘋果都是非主流玩家。” 一位元智慧硬體領域的投資人告訴《財經》記者。iOS的市場佔有率是11.9%,遠低於安卓85%的市場佔有率。   上述投資人稱,他認為小米和穀歌更有可能引領這個浪潮。抄底最廣大人群的需求,和滿足少數有品位用戶群的需求,與其說這是格局之爭,不如說這取決於誰更渴望取得更大的勝利。 “以前我們僅將小米視作一家手機公司,而現在它代表了整個智慧硬體行業。”   小米的管理   小米鬆散的、以人為核心的管理模式決定了其無法在內部同時進行批量、大規模的產品線擴張,如果它不想讓自己陷入泥沼,外部擴張就成了最佳選擇   在小米,制度不是核心,雷軍才是。   對外謙遜有加的雷軍在管理上更多體現了強勢、霸道的一面。他主要負責“兩頭”——戰略和產品細節,並在小米所有的決策中擁有最終決定權。 […]

馬雲黃章會面:魅族目標國內前三 搜狐IT  2015年4月1日,魅族董事長兼任CEO黃章第一次見到了“真人版”馬雲。兩人相談甚歡,黃章甚至罕見的在微博上發出了自己與馬雲的合影,並評論稱“受益匪淺”。   據現場人士向《壹觀察》透露:“馬雲認為未來國內手機市場只有前三強才有機會,自己看好的是:蘋果、小米、魅族,並與黃章進行了更多業務與合作商談”。   要知道即使之前阿裡巴巴5.9億美元戰略投資魅族,兩人都沒有當面見過。在2014年10月舉行的魅族-阿裡YunOS戰略合作發佈會上,阿裡巴巴和魅族高層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曾透露,阿裡巴巴是由首席技術官王堅帶領團隊赴珠海談判,而魅族負責具體談判的高管為總裁白永祥與副總裁李楠。   那麼不善言辭,也很少走出珠海的“IT宅男”黃章,為何選擇此時赴珠海與馬雲見面?阿裡巴巴和魅族官方都未有回應。《壹觀察》分析認為,能讓黃章感覺“受益匪淺”的會面應該會涉及企業發展方向、管理思維、甚至包括追加投資等更多深層次合作。   首先,在互聯網企業大佬中,馬雲善於企業管理和文化佈道。而隨著黃章“對標”雷軍,魅族正從一家“小而美”的公司迅速向一家追求使用者規模的企業轉型,伴隨而來的就是公司人員迅速擴張,業務線也從手機轉向全面的智慧生態佈局。如何將企業從一艘“潛水艇”升級為“航空母艦”,並保持正確的方向,是黃章目前正在思考的現實問題。   第二,資本合作。今年2月前阿裡巴巴以5.9億美元戰略投資魅族,根據魅族估值,業界普遍分析阿裡巴巴股份占比約10%。隨著魅族在多產品線及智慧生態佈局擴張順利,以及阿裡巴巴YunOS需要更多魅族方面的硬體支援,阿裡巴巴追加對魅族的戰略投資也在預期之中。   第三,更多業務合作。馬雲將魅族視為未來國內手機市場的前三強,那麼接下來必然要動用更多資源“武裝”魅族。根據魅族和阿裡巴巴之前公佈的資訊,阿裡巴巴將在電商、互聯網、移動互聯網服務、智慧手機系統方面、資料分析及支付等方面為魅族提供資源與支援。魅族將在智慧手機系統的推廣、針對硬體和使用者在視覺和交互上的定制化、市場策略、線下銷售管道方面為阿裡提供支援。在時隔兩個月之後,一系列的合作協定都需要執行,這就到了雙方老大見面詳聊的時候了。   對於魅族來說,手機業務最大的對手來自小米,黃章也把雷軍視為“宿敵”。而對於阿裡巴巴而言,目前正在智慧生態實現硬軟合一的企業只有蘋果和小米,這也是馬雲將魅族目標對準這兩家企業的原因。只不過,黃章最需要的是來自阿裡巴巴的資本、雲計算、管道和生態佈局支持,阿裡巴巴需要的則是互聯網巨頭們並不熟悉的硬體支援,而連接兩家企業的核心是YunOS。   有了馬雲支持的黃章,會改變國內手機市場的傳統格局嗎?

疑似榮耀7真機曝光 配指紋識別功能 騰訊數碼 儘管榮耀6 Plus還在熱銷,但網路上已經傳出榮耀7的消息。日前,有網友在貼吧放出疑似榮耀7的真機諜照,其最吸引的地方則是在機身背面配備了指紋識別感測器,但取消了仿生平行雙鏡頭設計,而是改為當前流行的圓角矩形造型,擁有雙色溫LED閃燈,但暫時不清楚是否會採用金屬材質機身。 疑似榮耀7諜照洩露   從此次網友曝光的疑似榮耀7真機諜照來看,如果不是背面顯眼的榮耀Logo,很可能會被人誤會是此前傳說的華為Mate 7 Mini。儘管現在還不清楚該機是否會採用金屬材質機身,並且也沒有正面的模樣被曝光,但這款榮耀7在背面設計還是引人注目,比如在攝像頭下方配備了指紋識別模組,這似乎意味著未來的榮耀系列機型也會首次加入指紋識別。   同時在攝像頭的造型方面,榮耀7也放棄了過去的平行仿生雙鏡頭設計,而是採用了與HTC One M9頗為相似的圓角矩形單鏡頭,並且同意有些凸起,至於鏡頭右側則配備了雙色溫LED閃光燈。此外,從該機側面的諜照來看,傳聞中的榮耀7似乎有著較為纖薄的機身,有可能像華為P8那樣將按鍵集中在機身一側,並支援雙卡雙待功能。  配5.5寸觸控屏   至於榮耀7的主要功能規格方面,目前還沒有更多確切的消息,但據稱會配備一塊5.5英寸觸控屏,所支援的解析度則為1080p(1920×1080圖元)規格,預計將會裝載麒麟930或麒麟935處理器,擁有3GB記憶體和16GB存儲容量,支援存儲卡擴展,搭載Android5.0系統,但暫時沒有攝像頭規格方面的資訊被披露。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曾經有華為和榮耀今年新機線路圖曝光,當時顯示的資訊是榮耀7將會採用金屬機身設計,並會配備5英寸1080p解析度觸控屏,裝載麒麟930處理器,預計將會在今年6月份正式推出。不過,該機並不是榮耀6 Plus的真正接班人,因為榮耀還會在今年12月份推出榮耀7X,並會將觸控屏升級至5.5英寸,同樣採用金屬機身和擁有漂亮的外觀,至於其他硬體規格則會延續此前的配置。   或將6月發佈   至於榮耀7的發佈時間方面,根據網友@烏班圖爆料的說法,榮耀7將與魅族與諾基亞合作的Supreme,華為Mate8,努比亞X8,小米5等機型大約在9月18日左右發佈。不過,由於去年榮耀6的發佈時間為6月份,並且現在已經有真機諜照曝光,所以預計在今年6月份作為榮耀6接班人推出的可能性較大,至於手機的價格預計仍為1999元。   當然,以上說法皆為坊間傳聞,榮耀7到底何時推出仍存諸多懸念,並且榮耀系列新機往往有率先配備海思新款處理器的傳統,所以也有業內人士認為該機可能會因為採用新款處理器的緣故,而在發佈時間方面有所延遲,所以改在9月份登場也並不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樂視從電視到手機 賈躍亭在布什麼局? 21世紀經濟報導  重點提示   從2011年到2014年,樂視已經通過超級電視入口實現了視頻廠商到生態系統的華麗轉型,讓眾多視頻公司和家電廠商望塵莫及。隨著超級電視的入口漸限瓶頸,他又想通過超級手機,完成大屏生態向多屏生態的跨越。   時隔一年之後,樂視網(300104)董事長賈躍亭再次走到聚光燈下,帶著被炒作了一年之久的樂視超級手機。   此前,賈躍亭曾於2014年12月29日在微博上發表“無顛覆、不手機”的宣言。去年12月30日,賈躍亭再次就“超級手機”在微博上徵求意見。當日,創業板指數跌幅近3%,而樂視網股價卻逆市上漲6.25%。其後半月裡,樂視網多次出現逆市上漲。   但發佈會上,定位於“顛覆蘋果”的超級手機並未能上演奇跡。4月14日,樂視在京舉辦超級手機發佈會。當日,樂視網股價開盤92.77元,並于上午11時左右達到最高點96元,漲幅3.5%。但其後股價隨大盤下滑,賈躍亭的現身也未能止跌。在賈躍亭兩個多小時的演講中,樂視股價跌幅一度達到2.88%。發佈會後,樂視網90.93元收盤,跌幅1.98%。   自2010年上市以來,樂視網一直令人感覺難以捉摸,它的玩法及資本市場的反應,套用互聯網界一個常用的調侃說法就是,總讓你“先是看不起、後來看不懂,最後跟不上”。   2011年樂視發佈“互聯網機上盒”、2012年9月“超級電視”問世,樂視公佈其大屏生態系統。在此期間,樂視收入保持100%增長,但股價始終不溫不火。   進入2013年,樂視生態系統初具規模,機上盒出貨90萬、超級電視銷量30萬,廣告、會員費收入分別為8.4億元、3.9億元,分別激增99.7%、105%。2013年全年,樂視股價增長高達302%,其市值在2014年的首個交易日達到358億元,成為創業板“一哥”。   但進入2014年,由於政策監管等因素,樂視股價數次跌停,其市值曾在4月份一度縮水140億元,2014年底,樂視網市值僅235億。這一年,樂視收入增長188.8%,達到68億元。   但2014年底,賈躍亭回歸,並在微博上公佈“超級手機”計畫,樂視網股價在2015年的前35個交易日裡暴漲115%,市值在2月中旬接近600億。2015年3月,樂視市值一度達到840億,股價漲幅近160%。   從2011年到2014年,樂視已經通過超級電視入口實現了視頻廠商到生態系統的華麗轉型,讓眾多視頻公司和家電廠商望塵莫及。   隨著超級電視的入口漸陷瓶頸,他又想通過超級手機,完成大屏生態向多屏生態的跨越。這次,賈躍亭能如願以償嗎?   “PK”小米   三款超級手機吸引了足夠多的支持者、唱衰者,14日至今,樂視手機的爭論依舊甚囂塵上。爭論中的唯一共識是:沖著小米的超低價、高配置視頻手機。   發佈會現場,賈躍亭曾多次點名以性價比著稱的小米手機,稱超級手機在配置、性價比遠遠超越小米。   發佈會現場,賈躍亭公佈安兔兔跑分結果:“超級手機跑分5.2萬,而小米NOTE為4.2萬。”   除此之外,賈躍亭將手機所有零部件的供應商、單價列出,並承諾將清單公佈到樂視社區。賈躍亭稱,超級手機1的初期成本為1510元,超級手機1 Pro初期成本為2865.2元。但是,兩款手機的售價則分別為1499、2499。除此之外,賈躍亭還發佈了樂視超級手機Max,該手機採取了消費者參與定價的模式,售價暫未公佈。   賈躍亭根據該清單整理了一份價格對比表,“1、Pro絕對是零利潤。而號稱硬體免費的小米手機,其實都有15-20%的溢價。”他認為超級手機“秒殺小米”,並表示“不服SOLO(單挑)”。   目前為止,雷軍一直在微博上為小米4、小米NOTE宣傳,並未對賈躍亭有任何回應。   不過,在手機中國聯盟秘書長老杳看來,“公佈成本價”的做法,小米是始作俑者,當然也是目前最大的受益者。這種行銷模式上,樂視與小米區別不大。   老杳認為,樂視的新意是內容。“小米發佈之初雷軍就宣傳未來靠服務盈利。這是雷軍至今仍在努力但未能做到的事,賈躍亭卻變化手法‘做’到了。”   此前,華爾街日報曾報導小米2013年收入格局,稱:“小米2013年收入接近270億元,其中94%收入來自手機,而遊戲等內容服務的比例不足1%。”   在內容上找不到爆發點的小米開始轉型在硬體上頻繁佈局,借助晶片、手環、電視、路由器、空調、空氣淨化器等多個產品進軍智慧家居,實現其“手機聯接一切”的戰略,打造了一個封閉的硬體生態系統。一方面通過規模效應減低所有硬體成本,提高利潤,另一方面也能佈局未來的大資料。雷軍逐漸偏離了當初“靠服務盈利”的路線,其模式正被業內視為“低端蘋果”。   但相比之下,在進軍硬體之前,樂視已經是一家靠視頻內容盈利的企業。在正式發佈首款硬體產品——樂視機上盒之前,樂視靠高清視頻會員、視頻廣告、版權分銷盈利。2011年,樂視版權分銷收入3.56億元,會員費、廣告收入分別為1.2億元、1.1億元。   2011年底,賈躍亭發佈樂視互聯網機上盒,開始了“視頻生態”之旅,2012年9月,賈躍亭又發佈了“超級電視”。後者一度為賈躍亭贏得了“瘋子”、“無知”等名聲。當然,如是評論賈躍亭的人直到2013年底才認識到賈躍亭的佈局。   電視、機上盒與視頻有著天然的耦合性,並且是極佳的入口。靠著“硬體虧本”的模式,樂視逐漸積累使用者,形成一定規模之後,獲得了會員費、廣告費的爆發式增長。   2012年,樂視廣告收入4.2億元,比去年同期增長267.60%,遠超行業增長水準。會員付費達到75萬人次,會員費收入1.9億。廣告、會員費收入超過版權分銷。   2013年7月,超級電視正式上市,2013年底,超級電視出貨30萬台、機上盒出貨90萬台。廣告、會員費收入分別為8.4億元、3.9億元,分別同比增長99.7%、105%。   2014年,超級電視出貨150萬台,收入27億元。樂視廣告、會員收入分別為15.7億元、15.2億元,分別同比增長87%、288%。   也正是因此,樂視曾不止一次高姿態調侃小米:“你不懂生態。”   但樂視的尷尬在於,在智慧手機的浪潮之下,電視的使用率正在逐漸下滑,多屏互動成為未來,賈躍亭的大屏生態系統已經能看到瓶頸。雖然樂視也在打造移動端leTV的APP,但並不能完美匹配現有生態。   根據不久前艾瑞諮詢發佈的研究報告,樂視APP每用戶日均使用時長較低,排在第五名,且只有優酷的一半。蘋果APP Store中,樂視的五星評價數也不及優酷的5%,並且遠遠落後於騰訊、搜狐。相比之下,擁有近億、高粘性MIUI用戶的小米正在不斷與優酷、愛奇藝進行資本合作,有足夠的時間去培育生態。   除此之外,手機被越來越多的企業視為未來連接一切的中心。對於計畫在汽車、自行車、可穿戴設備一展身手的樂視而言,缺少手機的生態是不完整的。   賈躍亭不得不親自操刀,去完成這一生態系統的變遷。   新舊生態的鴻溝   樂視並未喊出“擊敗小米”的口號,其“2015年百萬、2016年千萬”的出貨目標,更多是為了完成生態遷徙。但是,以電視為核心的團隊、行銷模式是否能嫁接到手機之上,智慧手機是否能支撐賈躍亭的視頻生態?   2014年,超級電視銷量150萬台,相比於2013年的30萬台增長了400%。終端銷售貢獻收入約27億元,同比增長了443%。同時,2014年,樂視廣告收入、會員費的收入的增長率分別為88%、288%。   雖然電視的使用量、收視率均在逐漸萎縮,但是高速增長的超級電視仍然給樂視帶來了大量的生態用戶,並使得廣告、會員費迅速增長。   不過,從大屏到多屏的生態遷移,樂視能否複製這一增長曲線?   相比于電視,智慧手機與視頻的耦合度、粘性要遠遠低於前者。這也就意味著,或許超級手機帶來的視頻使用者增量能夠超越超級電視,但其單位增長效率要低於後者。尤其是當樂視打出“超高性價比”這張牌之後,更難區分用戶的購買欲望究竟是手機的性價比,還是沖著樂視的視頻生態?   因性價比而來的用戶,是否能夠完美匹配樂視的生態系統?賈躍亭需要找到其中的平衡點,並且不斷放大視頻生態的功效。   為此,樂視為手機打造了超級的顯示效果、堪稱全球獨一無二的“LIVE視頻介面”,如果超級手機的視頻體驗真如發佈會上形容的那麼“令人窒息”,樂視必然能收穫足夠多的視頻使用者。發佈會期間,樂視並未準備現場體驗環節,其視頻體驗還需要等到下個月才能揭曉。   除此之外,為了讓視頻使用者升級為“付費視頻使用者”,樂視還採用了“會員補貼”的行銷策略:如果用戶購買一年價值490元的樂視會員服務,超級手機價格就下降300元。購買5年會員,就可以同時獲得5年會員使用權以及一台免費的超級手機。   這種行銷模式確實能吸引很多視頻愛好者。但是,對於沖著性價比的用戶而言,這一行銷策略生效的前提是:付費視頻成為“剛性需求”,只有如此,樂視的“補貼”才有意義。   當然,需要指出的是,即便只是免費視頻使用者的增量,依然可以給樂視帶來足夠的廣告收益,但這種效應也只有當其視頻使用者達到一定規模時,才能顯現。   “電視的銷售模式與手機的銷售模式在物流、倉儲、出貨量上存在很大不同,而售後更是有很大區別。”Gartner首席分析師呂俊寬不久前談及樂視手機時如是告訴記者:“樂視目前的商城、管道,都不適應手機行業。”他舉例告訴記者,“2013年,小米手機銷量從百萬進軍千萬的過程中,雷軍用了大半年時間,在全國建設倉儲、售後、物流體系,樂視也必須經歷這一過程。”但由於進入較晚,賈躍亭在管道、物流上面臨的困難要大於雷軍。   4月15日消息,樂視在LePar超級合夥人峰會上宣佈,樂視控股公司將拿出5%股權激勵合夥人,在2015年底前建設3000家線下實體店。樂視預計,2022年全部合夥人所能分享的股票價值將達到850億人民幣。   虧損壓力   超級電視的成功究竟能多大程度複製到超級手機上,這還需要探索。但擺在眼前的問題是,賈躍亭是否擁有足夠的資金支撐“超高性價比”帶來的虧損?   vivo產品戰略部部長宋定國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樂視公佈的價格清單是真實的。”2014年,vivo手機出貨量接近3000萬,規模效應之下,其硬體採購成本足夠低廉。“樂視公佈的硬體價格跟我們的採購成本十分接近。”他告訴記者。 […]

華為手機單價繼續摸高 撕扯中高端 21世紀經濟報導      4月15日,華為在英國倫敦發佈年度旗艦手機P8及其大屏版P8 Max。   兩年前,同樣在倫敦,華為發佈P6。正是這款手機讓華為開始抽身中低端市場的混戰,樹立起“向上”的品牌形象。定價449歐元的P6,最終全球銷售500萬台。此後的P7、Mate7在定價和銷量上繼續夯實這一趨勢,尤其Mate7還出現了國產手機少有的“溢價銷售”案例。   相較於發佈P6時外界的狐疑以及華為自身的忐忑,如今的P8及P8 Max更有水到渠成之感。華為終端CMO張曉雲在發佈會後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在P7全球銷售超過600萬台的基礎上,“有信心P8在銷量上會再下一城”。   “銷量只是一種結果。”張曉雲說,華為手機目前思考更多的是,怎樣從品牌的維度站在世界的殿堂。   華為“向上”   華為最新發佈的P8分高配與標配兩個版本,全球定價分別為599歐元和499歐元。P8 Max的螢幕更大,為6.8英寸,其高配版與標配版的全球定價分別為649歐元和549歐元。這兩款手機的中國市場定價暫未公佈,按照過往的經驗,中國區價格會比全球市場要低一些。   499歐元-649歐元的定價,換算成人民幣,在3500-4500區間。如果以5000元以上來劃分高端市場,華為此次的新品在價格上儘管還沒有觸及蘋果iPhone6和三星S6所在的高端市場,但與三四年前華為開始轉型時所在的千元機市場有質的飛躍。   而且,從P6到P8,華為手機的價格也維持著逐步摸高的趨勢。P6、P7發佈時的定價均為449歐元。   在競爭激烈的智慧手機市場,定價策略某種程度上就是一種信心指數。以中國市場為例,除了蘋果和三星的旗艦產品敢於在超過5000元的市場定價,其他廠商還很難同時在此區間做到量價齊飛。儘管不時有產品觸及四五千元的定價區間,但多是以禮品機或深挖垂直市場的形式出現,無法在規模上突破。更多的手機廠商則是在2000元以下區間火拼。   華為目前突破的正是這兩者之間的中高端市場,也是這一區間上為數極少能同時站穩價格並大規模出貨的手機廠商。   “華為就是科技行業的‘阿甘’,華為手機就是靠著一個個產品打出來的。”張曉雲說,“阿甘精神”就是,“想好做一件事,不斷投入,總有一天會打開市場,不是P6就是P8,或者P9”。   阿甘精神   張曉雲所言的“阿甘”,很容易讓人想到華為集團此前在系統設備業務上攻城拔寨時被外界廣為提及的“狼性文化”。   華為的“狼性”後來被總結為:良好的嗅覺,敏捷的反應,以及發現獵物時的集體攻擊。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則概括道:“華為人要勝則舉杯相慶,敗則拼死相救”。   與此相對應的則是,經過一二十年的全球征戰,目前華為已是全球電信系統設備市場的最大廠商,市場份額超過愛立信、諾基亞、阿朗。   不管是“阿甘”還是狼性文化,華為手機近年來的脫穎而出,離不開堅定的戰略與堅決的執行。   華為消費者業務集團CEO餘承東此前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華為手機在三四年前決定放棄機海戰術,向中高端市場的品牌化運營轉型。此後,儘管在內外部都遭到“噪音”和異議,但華為堅持了下來。餘承東說,為了表明自己的堅持,曾多次在內部放話:“在我手裡,華為終端要麼做沒了,要麼做上去,沒有第三條路。”   轉型的困難可想而知,中低端市場不做了,中高端一下子又上不來。余承東曾回憶說,“生意一下子就沒了,很可怕的事情,那時候,內部有支持,有反對,但總體上噪音非常大。”其間,有人說他好大喜功,外界也多次傳言他要下課。   光鮮的背後是傷痕。華為集團最近也用一組“芭蕾腳”廣告來暗示這種艱辛。美國攝影家亨利•路特威勒(Henry Leutwyler)拍攝的照片中,舞者一隻腳穿著優雅的芭蕾舞鞋,另一隻腳卻赤裸著滿是疤痕。   當然,華為手機最終還是用業績為自己說話。2014年,華為智慧手機的出貨量達7500萬台,銷售收入達122億美元,海外市場收入占比達52%,2000元以上高端機占總體銷售的比例達18%。2015年,華為對這四個指標的規劃分別是:1億台、160億美元、60%和30%。   “華為手機的勢頭起來了。”手機業資深人士老杳對記者表示,目前來看,華為手機沒有明顯的短板,“向上”的趨勢將會持續。   品牌蓄勢   具體到剛剛發佈的P8及P8 Max來說,在高度同質化的Android手機市場,其仍有不少可圈可點的差異化之處。   比如說,指關節截屏。華為稱在螢幕上運用了前沿的觸控技術,通過指關節在螢幕上用任意一個手指的關節輕輕雙敲螢幕,即可截全屏;用手指關節隨意圈點螢幕,“所圈即所得”,即可輕鬆截出想要的任意螢幕內容截圖。   再比如,在用戶找不到手機的時候,使用者可通過預設的語音喚醒手機。這裡面涉及對聲控技術的運用。還有漫遊時撥打電話本上的電話,可以自動識別為漫遊地號碼或出發國號碼(95%以上識別準確度)。   這些差異化功能既涉及對技術的研發投入,更是基於用戶體驗的用戶痛點的解決。張曉雲說,“即使一些功能被同行借鑒,不再差異化,那也沒關係,華為的特點是會持續創新”。   餘承東則樂於繼續展示華為作為電信系統設備商所帶來的競爭優勢,其中既包括通話老本行帶來的智慧連接,也包括演算法優化帶來的電池續航能力。   此外,P8及P8 Max搭載了華為旗下自研海思晶片麒麟930。後者是一款64位元八核晶片。自研晶片所帶來的差異化競爭便利包括:成本、上市時間、最新技術的使用等多個方面。   事實上,此時此刻的餘承東已經不願意再像以前那樣,糾纏於硬體的具體參數、配置,轉而在發佈會上展示這兩款手機所能帶來的用戶體驗。   從品牌的角度,華為則試圖從“美”的角度來向外界展示這兩款新品,稱其是集大成之美(科技、時尚與人文藝術)。設計語言上也更會講故事,華為稱,P8設計靈感源自中世紀圖書館典藏的精裝書,設計師在輕輕抽書的瞬間靈光閃動。   餘承東說,2015年是華為手機的格局年,決戰年,“華為應該開始去在全球市場挑戰蘋果和三星了”。而他認為,目前華為與蘋果、三星的最大差距是品牌。“即使產品做得很好,品牌起來還是需要一個時間。”餘承東說。   很顯然,華為正處於走向高端市場的品牌“蓄勢期”。   張曉雲說,品牌是決定一個消費者是否買你的東西的關鍵,而從手機行業來看,大家有不同的打造方法,有的是用生態,有的是用推廣,拿錢請明星,華為則傾向於用產品,“產品本身是最好的代言人”。

晶圓代工產能漸松 晶片殺價戰火一觸即發 轉自臺灣digitimes的消息,近期台系IC設計業者紛透露上游晶圓代工廠第2季產能利用率恐略滑,晶圓產能吃緊警報終於暫告解除,由於二線及小型IC設計業者紛可拿到晶圓產能,加上國內、外一線IC設計業者亦開始自台積電出走,尋求更便宜晶圓產能,使得終端晶片市場殺價戰火一觸即發,晶圓代工產能轉松情況,恐衝擊台系IC設計業者毛利率表現。   台系一線IC設計業者表示,審視2015年上半整體市況,全球中、低端智慧手機需求明顯不如預期,電視市場亦出現傳統淡季壓力,至於一路被唱衰的平板電腦及PC市場依舊欲振乏力,終端市場需求疲軟,加深品牌及代工業者庫存管控意識,此時若再向晶圓代工廠追加產能,恐將造成訂單及產能失衡情況。   近期高通、聯發科等一線業者已率先縮減訂單,延後晶圓出貨,其他業者亦紛跟進採取保守策略,由於多數業者都有短期供應鏈庫存水位恐升高的風險意識,造成上游晶圓代工廠第2季訂單後繼無力,產能利用率將自高點下滑。   目前晶圓代工市場開始出現產能充足、代工價格更好談的現象,卻讓台系IC設計業者憂心第2季終端晶片市場報價恐加速鬆動,過去因為晶圓代工產能持續吃緊,下游客戶為求供貨順利,較不會對晶片價格多所要求,讓晶片報價能夠維持平穩走勢。   如今隨著晶圓代工產能供需漸趨平衡,國內、外一線晶片供應商開始將部分價格敏感度較高的晶片產品線,轉進成本較低廉的晶圓代工廠生產,以因應可見的價格戰。至於一直飽受產能供應不足困擾的小型及二線IC設計公司,亦在晶圓代工廠爭取到充足產能後,有意重啟殺價搶市占策略,第2季晶片報價恐將下滑。   由於台系IC設計公司毛利率表現多與晶片報價呈現正向連動關係,加上第2季正值2015年下半新品訂單最後決定關鍵期,面對晶片報價看跌趨勢,台系IC設計公司對於第2季毛利率表現紛保守看待,預期要到第3季新品出貨放量,舊品降低成本方案開始量產後,毛利率才會有止跌反彈機會。

諾基亞阿爾卡特朗訊合併或令電信設備價格承壓 環球網科技  據美國《華爾街日報》4月15日報導,諾基亞與阿爾卡特朗訊的合併或將催生全球最大的電信設備巨頭,同時令全球電信供應商的數量減少,電信設備價格承壓,增強對美國運營商來說一個重要供應商的實力。   分析人士表示,儘管電信設備市場高度集中,但供應商最近一直無法對定價權施加影響。如果諾基亞與阿爾卡特合併,可能產生一個與行業領跑者愛立信和華為公司規模相當的競爭對手,若這三家公司彼此爭奪客戶,可能會令價格承壓。 日本三菱日聯金融集團的分析師馬蒂拉(Rick Mattila)稱,這是一個競爭非常激烈的行業。相對年輕的公司華為近幾年一直在給價格施壓。除業內的四大公司之外,一些相對較小的亞洲設備生產商也在爭奪客戶。   諾基亞14日表示,正在就收購阿爾卡特進行後期談判,如果交易達成,將催生一個以目前價格計算總市值達400億美元的歐洲設備巨頭。這兩家公司2014年的收入總和約為270億美元,去年的銷售額略高於競爭對手愛立信和華為。   收購了阿爾卡特朗訊後的諾基亞可能與愛立信和華為正面爭奪運營商客戶。這三家公司都建造和銷售基礎設施,包括基站和中繼站,而目前技術的進步和消費者對通過智慧手機和其他設備獲取更多資料的需求引發運營商大規模投資網路基礎設施。   整合還可能降低研發成本,成本的削減可能反映在合併後公司可能能夠提供的價格上。不過,早在洽購的消息披露之前,運營商高管已經擔心市場上的供應商太少。Bernstein Securities的資料顯示,在移動行業,愛立信、華為和諾基亞目前已經控制著全球市場80%的收入,阿爾卡特朗訊則持有10%的份額。   美國運營商支持諾基亞和阿爾卡特朗訊的可能合併。美國移動運營商的高管稱,更少的供應商可以簡化技術路線圖,使問題變得更加簡單,同時給予合併後的公司更強的資金實力開發新產品。

樂視首創成本定價模式 智慧機免費時代來臨? 第一財經日報(上海)          4月16日,一個名為“成本打擂全民定價”的專題頁面在樂視超級手機論壇、手機中國、手機之家上線,這意味著樂視創始人賈躍亭在超級手機發佈會上向樂迷承諾的“樂視將邀請協力廠商平臺監督、檢驗樂視公佈BOM成本是否比同行更低”的話語得到兌現。   4月14日的超級手機發佈會上,賈躍亭認為,傳統的手機定價模式和互聯網行銷模式已經過時,手機行業即將進入生態行銷2.0時代。樂視在行銷上採用“CP2C”模式,砍掉行銷成本、管道成本和不合理的品牌溢價,全流程直達使用者。在此基礎上,樂視首創公佈量產成本以及BOM成本,讓使用者定價的模式,成為手機行業第一家推出“0元購機、硬體免費”的手機廠商。   業內人士認為,樂視以“0元購機”的方式來售賣超級手機,或將引領智慧手機免費時代的來臨。   定價權交給用戶   傳統手機廠商的定價模式是成本+利潤。但樂視超級手機的定價模式顛覆了這一概念,它是智慧手機市場上首個按量產成本定價的廠商。   發佈會上,賈躍亭公佈了標準旗艦樂視超級手機1(簡稱樂1)和超級旗艦樂視超級手機1pro(簡稱樂1pro)的量產成本清單,還公佈了極限旗艦版本超級手機Max的BOM清單,讓使用者根據Max的BOM成本定價。   樂1和樂1pro的定價為1499元和2499元,首次將旗艦智能手機從2000元時代直接拉入1500元時代,更讓智慧手機時代進入生態時代。賈躍亭公佈的手機BOM成本對比表格顯示,iPhone6、三星Note4、小米Note的BOM成本基本都在1900元~2200元,但定價幾乎超出該成本一半以上。其中,iPhone6和三星Note4的加價率高達150%及以上,而小米Note也加價20.4%。   但樂1的量產成本是1510元(試產階段),售價卻僅為1499元。樂視為何虧錢賣手機?賈躍亭在發佈會上說,“樂視公佈量產成本清單,是為了向樂迷們體現最大的誠意。”   現場發佈會公佈的PPT顯示,每增加16GB的存儲空間,成本大概只有100元。按照這一規律,16GB記憶體的手機和64GB版本的手機的成本差是300元。樂1按照成本價賣,而小米Note加價500元,iPhone6加價800元。   此外,賈躍亭在發佈會上還公佈了超級手機Max的BOM成本清單。在這份細微到一個細小零部件的列表中,超級手機Max的配置幾乎都是行業頂級配置。而售價多少?賈躍亭把定價權交給了用戶。讓用戶按照公佈的BOM成本來定價,並表示如果友商不服,可以來打擂,可以像樂視一樣向使用者公佈BOM成本清單。   硬體免費模式   除在定價模式上顛覆傳統手機廠商外,樂視超級手機為用戶量身打造了新的生態服務模式。在樂視生態下,樂視超級手機實現了硬體免費、服務收費的新消費模式。   賈躍亭介紹,用戶可以自主決定樂視超級手機價格,最高可支援硬體0元。只要用戶購買全屏影視會員費就可以減免硬體價格。據瞭解,用戶只要購買一年價值490元的樂視全屏影視會員服務,成為樂視超級手機會員,那麼他購買硬體時價格將直降300元,即“一年會員機硬體定價=裸機價-300元”。   如果用戶購買N年全屏影視會員費,用戶即可免費獲得超級手機。“N年會員機硬體定價=裸機價-300*N元”。其中,樂視根據各機型裸機售價定義N的大小,支援硬體價格0元。   這一全新的消費模式,讓使用者首次可以不依賴運營商來實現硬體免費。換個角度來說,樂視也成為了運營商,不過與三大運營商運營通信服務和流量不同,樂視是運營內容和服務。   據瞭解,樂視超級手機的全屏影視會員,是原有TV版影視會員的升級,價格不變,服務升級。樂視超級手機所運營的全屏影視會員服務,是全終端打通的樂視生態服務,在手機、電視、盒子、汽車、電腦、平板、全屏通用,超級電視和超級手機服務可互充,時長可疊加。目前,全屏的影視會員服務分“合約版”和“通用版”兩種,合約版全屏影視會員僅限超級手機、超級電視使用。通用版全屏影視會員可以在協力廠商終端使用,如iPhone。   樂視超級手機通過這一服務模式,從為使用者提供生態服務中獲取收益,以此倒逼自己不斷為使用者提供超值的產品和服務。樂視變革性的商業模式,將引領行業從消費硬體時代到消費服務時代。   除了按量產成本定價、硬體免費的模式之外,樂視規定,會員機用戶首年贈送價值千元定向流量包,每月最高可達6GB,讓使用者暢享移動視頻。   根據運營商的不同,每月贈送的定向流量包會有所不同。定向流量包流量專供樂視手機自運營平臺使用,不包括訪問外站的流量,如在音樂APP中訪問蝦米的流量,消耗的是用戶自購流量。   據瞭解,免費定向流量包是超級手機會員版的權益,而裸機版無此權益。購買超級手機裸機版的用戶,在首次啟動使用全屏影視會員合約年卡,送1年流量。對購買超級手機N年會員版的用戶,開機啟動後送1年流量,第2到第N年都不再送流量。對於購買並使用全屏影視會員通用年卡的用戶,不贈送流量。   首批量產20萬台 樂視超級手機何時上市?   賈躍亭介紹,樂視超級手機將先提供200台工程機於4月21日10點鐘正式搶購。5月5日,20萬台超級手機量產機將開始接受網路預約,5月19日開放購買。   樂視官方最新消息顯示,200台樂視超級手機工程紀念版目前在樂視商城PC站、移動站和移動用戶端24小時的總預約量超過20萬,平均1000人搶一台樂視超級手機工程紀念版。   此外,所有預約用戶將自動獲得5月19日20萬台超級手機量產機的搶購資格和4月21日當天中午12點樂視超級電視的搶購資格。   賈躍亭說,“樂視的銷售模式從來都是每週二現貨銷售,用戶可以自主選擇預售的模式,永遠不會存在買不到手機的情況,只不過根據產能的大小會在拿到貨的時間上有所差異。”   樂視超級手機發佈會結束後,它已經成為手機行業的熱議的現象。   “樂視超級手機已經證明它多維度超越蘋果。現在,樂視超級手機已經邁出了超越iphone的第一步,我相信在這之前沒人在做這樣一件事情。”賈躍亭說,“所以我堅信,中國的企業將會讓世界驚歎。”   而在一系列的顛覆舉措背後,與樂視提供的CP2C的理念密不可分。賈躍亭說,“我們希望真正地實現千萬人購買、千萬人參與、千萬人研發、千萬人傳播、千萬人使用,讓每一個用戶都能夠參與其中,將由精英主導的社會變為精英+用戶共同化的格局。”

Q1全球智慧機排行 華為逆襲聯想成第三 轉自eettaiwan的消息,TrendForce 最新研究報告指出,2015年第一季全球智慧手機出貨2.91億支,季衰退幅度達9.2%,劣于原先預估,主要是受到中國手機市場內需疲軟的影響。TrendForce表示, 即將來臨的“五一假期”有機會為中國內需市場化解部分庫存壓力,預期最快于第二季後半段可看見較明顯的回溫。   TrendForce預估整體中國手機品牌第二季出貨將可達1.22億支,季成長幅度14.8%。而國際大廠三星(Samsung)與蘋果(Apple)將持續盤踞全球手機市場的前兩名,第二季出貨分別可望超過8,000萬支與4,500萬支,帶動第二季整體全球手機市場出貨達3.11億支,季成長幅度6.8%。   第一季三星以27.8%穩居全球手機市場的龍頭地位,該公司本季最大亮點在於 Galaxy S6 與S6 Edge,零元件規格相較於Galaxy S5也都有所提升,其中S6 Edge 的雙曲面側邊螢幕更成為吸睛焦點。TrendForce預估這兩款旗艦機種在第二季出貨量可望超過2,000萬支。 蘋果在第一季有著淡季不淡的不俗表現。iPhone6與iPhone6 Plus的熱度持續延燒,帶動第一季iPhone整體出貨超過5,500萬,尤其在中國市場表現更是搶眼,坐穩中國第一季銷售冠軍寶座,相對擠壓了中國品牌廠在中國的市占率。   LG主要出貨市場仍為歐美地區,因此中國市場第一季的疲弱內需對其衝擊不大,隨著美國總體經濟的持續復蘇,第一季的出貨量達到1800萬支,全球排名也上升至第四名。   中國手機品牌第一季出貨僅達1.06億支,季衰退幅度達12.7%,劣于原先預期。TrendForce指出,中國總體經濟成長趨緩、電信營運商手機補貼政策也未見明顯提升,加上iPhone 6的熱度持續延燒到第一季,導致中國手機品牌在境內市場的需求疲弱。   另一方面,第一季歐元貶值與美元走升也削弱了中國手機品牌外銷到歐元區或新興市場的動能。明顯的例子如目前以中國內需市場及與國內電信營運商合作模式為主的聯想(Lenovo),第一季出貨為1750萬支,季跌幅超過20%,全球排名滑落至第五,也讓出了中國智慧手機品牌的冠軍寶座。 華為(Huawei)在2014年成為入選全球百大品牌的第一家中國企業,品牌形象早已被海外市場所接受,跳脫僅為中國品牌的框架。而第一季市場供不應求的Mate7,也帶動華為第一季出貨超過2000萬支,擠下聯想稱霸中國智慧手機品牌。OPPO在東南亞市場的經營仍然強勁,也緩和了中國內需疲弱的衝擊,第一季出貨超過800萬。   紅米與紅米Note系列在中國市場的銷售,則讓小米(Xiaomi)在第一季達到1,600萬支的出貨量,季衰退僅6%。而高性價比的魅藍NOTE讓魅族(Meizu)的出貨量于第一季不減反增,季成長率超過45%。

解開三星Exynos 7420 14納米工藝代工之謎 EEtimes 這裡就是三星(Samsung)的 14納米 FinFET 工藝處理器 Exynos 7420 ,但到底是採用誰家的14納米工藝是個問題──不久前業界猜測該款處理器封裝上的“ALB”字樣是代表美國紐約州Albany,而“G”是代表GlobalFoundries。   因此我們 TechInsights 認為值得仔細觀察一下其他較舊款的Exynos系列處理器,來看看是否能發現一些共通性;下方的圖片中,除了Exynos 7420的近距離特寫,還有Exynos 4412、5410、5430以及5433。   我們注意到Exynos 7420封裝上印刷的處理器型號“N8AZ9MP31”下方有“ALB”字樣,這被推測是指Albany機場,而且延伸聯想到GlobalFoundries同樣位於美國紐約州(Saratoga)的晶圓代工業者GlobalFoundries。而在其他Exynos處理器上也有類似的字樣,例如4412上的事ACA,5014上的是ABA,5422上的是AJB,5430上的是BJE,5433上的則是AKD。 經過搜尋全球各地的機場代碼(IATA 3- letter),ACA代表的是墨西哥Acapulco,ABA代表的是俄羅斯的Abakan,AJB與BJE不存在,AKD是印度的Akola;而既然以上有兩種英文字母組合是不存在的,其他三個代表的機場又與三星晶圓廠距離甚遠,因此我們可以排除“ALB”是指晶圓代工廠位置的可能性。 至於Exynos GXL4928R中的字母G,在4412、5422、5433上也可見到,分別式GKL799X、GFL2349C與GUF6679M;我們認為G指的是在PoP (Package on Package)封裝記憶體模組內使用SRAM,並不是晶圓代工廠的代號。   三星自家生產Exynos 7420,這是一大成就   我們也注意到,上述的Exynos處理器(4412、5422、5430與5433)是在14納米節點前好一段時間就生產了,也是在GlobalFoundries授權三星14納米工藝技術之前,因此G不可能指的是那家晶圓代工業者,可以排除;我們認為Exynos 7420是三星自家生產。   從下面的圖片可以看到面積為9.2 mm x 9.3 mm (86 mm2)的Exynos 7420裸晶;這款元件採用覆晶(flip-chip)方式與封裝基板以凸塊(bump)黏結,可以看到那些暗色的凸塊分佈在裸晶的表面上。   我們一開始對7420的橫截面分析顯示該款晶片確實有FinFET電晶體,因此確定三星是採用14納米FinFET製成生產此處理器;我們量測到的接觸閘(contacted gate)間距約為77納米,比Exynos 5430所採用的20納米工藝之90納米間距小了15%左右。  掃描式電子顯微鏡(SEM)影像則顯示,圍繞在金屬閘極側邊與底部的閘介電質(gate dielectric)與功函數金屬(work function metal)。  在2015年4月發表的Exynos 7420,是繼英特爾(Intel)在2014年10月發表第一款14納米Broadwell 處理器5Y70之後,第一款採用14納米FinFET工藝生產的晶片;而這款晶片的發表距離三星於2014年9月發表的20納米節點Exynos 5420僅七個月。英特爾傳統上在工藝進展會比台積電(TSMC)與三星超前一年,現在三星已經將差距縮短到半年,這是一大成就。